当前位置:89书吧 > 向胜利前进 > 第三百一十章 运气不错

第三百一十章 运气不错

  世界上任何事情的成功与否,都离不开两个字——运气!

  就拿现在这钓鱼的事来说,先前六个人守了半个多小时也没见丁点动静。周宝玉和秦芳又接着守了四五个小时,还是没一点动静,但是,张青山这一坐下……

  张青山陷入了沉思中,或者说陷入了对向雪琴的深深怀念中,不知道时间飞逝的意义,就更别提,水面上出现了一点点细微的波纹正在荡漾开来。

  一分多钟后,水面开始出现明显的波纹,显然,鱼儿已经咬钩,此时正在挣扎。

  可是,张青山却满眼空洞的看着天上的月色,显然,他还在沉思中,对于身边的一切都毫无察觉。

  几分钟后……

  “吱~!”

  这是鱼儿猛烈挣扎,拉扯动鱼线,连带着将那绑的并不算太牢固的两只火把连接处,陡然出现了轻微的摩擦声。

  按说,这种声音虽然细微,但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刺耳的,张青山应该能听见,可他正在沉思中,连头都没低一下,就别说发现鱼儿上钩了。

  “吱~!吱~!吱……”

  鱼儿连续的剧烈挣扎,连带着两只火把连接处接连发出这种刺耳的摩擦声,伴随着它连续的越来越响,张青山浑身一震,总算是回过神来了。

  扭头一看,先是“嘿!”地轻叫一声,表达出自己因为刚才走神而没发现鱼儿上钩的事而感到自责。随即,面色大喜的一把抓住那支鱼竿,原本想往上提,可稍稍一用力,发现两只火把连接处的摩擦声更重了,连接出已经慢慢向下歪去。

  可不能往上提,否则,很有可能让上半只火把因松动而掉落。

  张青山赶紧左手握紧下半只火把,右手一把抓住上半只火把,站起来,稍稍抬高点右手的那只火把,免得鱼线跟地面摩擦而崩断。一点一点地向后退,目的是把鱼儿直接拉到岸上。

  不得不说,这种临阵机智是张青山的强项,不仅仅体现在战斗中,也体现在眼下。

  他这种往后退的方法果然奏效,立马就感觉到鱼儿的挣扎不那么强烈了,这给了张青山很大的鼓舞,也更加小心谨慎,因为从军事角度出发:越到最后时刻,越要沉着冷静,越要防止敌人狗急跳墙之下困兽犹斗的拼死一击。

  果不其然!

  眼看着鱼儿路出水面的那一瞬间,正激烈晃动着尾巴,挣扎的最为激烈。

  这一刻,张青山的心都提了起来。顾不得多想,把手上的两只火把一丢,一个箭步冲上前,扑到水坑边,双手直接抓向那条鱼。

  第一下,被鱼儿一个甩尾给躲过去了。

  飞速的抓第二下,刚抓住,却被鱼儿在挣扎中滑掉。

  到嘴的鱼儿岂能让它溜掉?张青山大为不甘的又双手抓向鱼儿……这次,张青山学乖了。再也不急着在水里就想抓住鱼儿,而是趁着一抓住鱼儿的瞬间,趁其刚要甩尾挣扎的短暂机会,双手猛地向上一扬,直接把鱼儿从脑袋顶上往身后的岸上扔去。

  看着鱼儿从自己脑袋上飞过,张青山心里激动的无以复加,脑子里反复出现一句话:有鱼吃咯!

  爬起来转身就去找那条鱼,一眼就发现了正在地面上蹦跶的鱼:是一条草鱼,长约一尺,一斤左右的重量。

  张青山冲过去,喜上眉梢的一把按住正在蹦跶的鱼儿。等鱼儿稍稍降低了点挣扎的力度后,他才敢一把将鱼儿抓起,死死地抓着,咧嘴大笑的连后牙槽都清晰可见……虽然这条鱼绝对不够大家吃的,可这是进入水草地后,大家第一次吃鱼。最为重要的是,这也不仅仅预示着今后,那枯燥的一成不变的菜谱上多了一道菜,而且,大家又多了一个可以填肚子的东西——就算别的食物都没了,但只要有这么一条鱼的话,也足够了,因为哪怕是一碗鱼汤炖一锅子野菜,也绝对比光吃水煮野菜要强百倍。

  原本想叫醒大家一起来庆祝,一起来享受这种难得的激动,可话到嘴边,却猛地想起:走了这么久,大家都很累,想想周宝玉和秦芳为了能吃到一条鱼,居然累的连眼皮子都睁不开了。虽然这体现了两个小吃货的嘴馋镜头,可也反映出他们无论是身体体质还是精力都不如成年人。如果这个时候自己叫醒大家,张青山可以肯定,接下来一直到天亮吃早餐,大家都会一直庆祝,可问题是,早餐过后要赶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要是无法集中注意力,绝对是在拿自己生命在开玩笑,危险随时随地都会降临在你的脚下……

  想到这儿,张青山反而不敢弄出什么响动,唯恐惊醒了大家,尤其是那两个小吃货。

  犹豫了一下后,张青山取下鱼钩,随手放在一边。

  双手抓着鱼,踩着猫步,小心翼翼地来到小火窑边,揭开锅盖,见锅子里面已经洗刷干净,张青山赶紧把鱼放进锅子里,然后,双手提着锅子,小心翼翼地回到钓鱼的那个水坑边。

  怕在舀水的时候,鱼儿会从锅子里跳回到水里,张青山刻意把锅子放到离水坑一米多远的地方。随即左右摸了下,没找到什么能舀水的东西,他也懒得回去,干脆用双手捧着水,一点一点地往锅子里加水。

  加了大半锅子水后,见鱼儿在锅子里游的欢快,张青山长松了一口气。

  带着喜悦找回那个鱼竿和鱼钩,重新给这个鱼钩穿上了一条蛆虫。带着‘再钓一条大鱼’的强烈希望,把鱼钩扔进水里。

  抽出一根烟,点燃,吸了口,默默地盯着水面。

  就这样,张青山盯一会儿水面,觉得有些疲惫了,就转身揭开放在身后的锅子的锅盖看看,每看一次,他都会笑,都会对胜利走出水草地增加一份希望。

  然而,一个人独自垂钓,尤其是在这样死寂一般的夜空下,人是很容易犯困的,哪怕他希望再钓起一条大鱼希望有多强烈,也敌不过瞌睡虫的无声侵袭。

  张青山坐在地上,双脚向上弯着,双手架在膝盖上,头枕在双手手臂上,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不过,他的睡意虽然很强烈,但他显然睡的很轻,或者说,因为他的身体不知不觉间总爱往一边倾斜,往往在即将要顺势倒下的时候,他又会被惊醒一下。然后,下意识的会抬头看一眼水面,见没有动静,又会潜意识的坐回去,以这种姿势继续睡……在他对别人展露坚强如钢铁一般,打不垮,托不累的形象时,谁能想得到,他也会累,他也有柔情似水的一面,只是,这一面独独留给无人时的清风细语。

  突然!

  轻睡中的张青山陡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悄悄接近自己,这种长期作战状态下所保持的军人本能,让他瞬间就被惊醒,并且下意识用右手的摸向腰间的盒子炮,耳朵高高竖起,果然听见了细微的脚步声。

  一摸到枪,迅速转身卧倒,同时,立马抽出枪,打开了保险。可还没等他喝问,他就尴尬的笑了起来:“对不住,老周,习惯了。”

  他尴尬,周平比他还尴尬。

  原本,周平是想来跟他换岗的。结果,却意外的发现,张青山身后放着那口小锅子,这让他有点好奇,也带着‘里面多半是钓上来的鱼’的强烈好奇心,加上见张青山显然在睡觉,他自然得放低脚步声,但又想去揭开锅盖确定一下。

  只是没想到张青山的警惕性这么高——在这茫茫水草地,敌人连进来继续追击红军的想法都不敢有,除了这恶劣的大自然考验外,到哪去找敌人?

  所以,见张青山一气呵成的把枪对准过来,他立马就有种做贼不成反被当场捉住的尴尬。

  好在张青山给了他台阶下。

  手离锅盖不到十厘米,可周平却怎么也无法厚起脸皮去揭开锅盖,稍稍停顿了一下,干脆直起身,含笑坐到张青山,边抽出烟递给张青山一只边道歉:“我本来想着眯一会儿就来接替你,可没想到,这一睡居然睡过头了。”

  “没事。”张青山叼着烟,划燃火柴,捧着给周平先点燃,然后再点燃自己这根,抽了口烟后,笑道:“我也正好借机眯了会眼。”

  周平笑着蹲起来,提了提最近的那根鱼竿的鱼线,觉得很轻,显然是没有鱼儿。又提了下另一根鱼竿的鱼线,感觉还是没有鱼儿咬钩,第三根鱼线他也不提了,转而坐回到张青山身边,问道:“有收获吗?”

  “有一点。”张青山略带得意的笑着用大拇指往后翘着点了点,笑道:“虽然不大,但怎么着也能满足一下那两个小家伙吃鱼的愿望,也算是我这一夜没白费。”

  周平早就想知道答案了,一见张青山用大拇指往指,他转身就去揭锅盖,一看,小声惊呼:“这么大的鱼你还说不大,那俩个小家伙要看到这条鱼,还不知道该高兴成什么样子了……你这家伙什么都好,但有一点不好:就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咱们现在的环境,能吃上这么大的鱼,都是运气好到家的的结果。”

  话虽如此,可张青山却从周平的语气中清晰的感觉到他的那份惊喜:又多了一道好吃的东西。

  “这算什么好运气。”张青山也是嘴巴上客套,他的脸上充满了略微得意的笑容。比划着答道:“这条鱼也就斤巴重,水坑里还有两三斤的了。”

  周平把锅盖盖回去后坐回来,笑着拍了下张青山的肩膀,道:“好了,你这也是有战绩了,可不能独享战功,轮也该轮到我出手了。趁着离天亮还有点时间,你过去补个回笼觉吧。”

  张青山掏出怀表,借着月光看了眼,才四点二十七分。

  边把怀表放回内衣口袋边摇头笑道:“都四点半了,我也懒得睡了,还是陪你在这儿聊聊天。”

  ……

  (..net)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