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9书吧 > 全球高武 > 第865章 倍有范的方平(万更求月票)

第865章 倍有范的方平(万更求月票)

  “祝爸妈身体健康,年年岁岁享太平!”

  餐厅中,方平举杯畅饮!

  老两口笑的合不拢嘴。

  说是老两口,实际上也才50不到。

  两口子笑的开心,方圆眼巴巴地看着方平,方平无视了她,你一个小辈,该给你哥敬酒,可不是哥给你敬酒。

  没搭理她,方平再次举杯,看向端坐的苍猫,笑道“猫兄,这杯敬你!一只爱好和平的猫,若是人人都如猫兄,世界早就和平了!

  希望这样的强者多一点,希望这样的妖族多一点!”

  苍猫一脸好奇,端起酒杯,猫爪子抓着,有样学样,抿了一口酒,啧吧啧吧猫嘴,不好喝!

  这一动作,逗乐了全家。

  这只猫,刚来,方名荣两口子有点害怕。

  结果两天下来,全家都不怕了。

  正如方平所说,这是一只爱好和平的猫。

  吃饱了睡,睡饱了吃。

  有空出去溜溜弯,除了吃的有点多,完全没异常。

  苍猫也不在意众人的笑,它很淡定,活了这些年了,它其实也很少会动怒,除非有人抢了它吃的。

  方平一边喝着酒,一边笑道“猫兄,传闻除夕是来自先秦时期的习俗,据说是一头名为‘年’的妖兽,每年这一天会吞噬牲畜,伤害人命,所以有人为了驱逐年兽,便有了除夕这一说……”

  苍猫听故事似的听着,等待着下文。

  方平哭笑不得,笑道“猫兄,先秦时期,有年兽这种妖兽吗?”

  这话一出,方名荣两口子一脸惊讶。

  这话什么意思?

  “先秦……”

  苍猫一边吃着,一边回想道“有吗?不太记得了耶!好多妖兽,不知道你说的哪个呀。”

  方平笑了一声,又道“那暂且不提这些,猫兄,按照记载,界域之地形成于两千多年前,那时候你应该还没睡觉,那时候人间界有强者存在吗?”

  “有的呢!”

  苍猫点头,一只猫,一本正经地回答道“那时候,人间也有好多强者的!其实界域之地搭建的时候,好多人都是从人间界来的。

  一开始,大家大部分都在人间界,后来才到了地界。”

  “地窟的人类,为何会和我们构造不同?我们真的是同一个先祖吗?”

  “这个……”

  苍猫摇头道“不知道呀!我醒来的时候,地界就有人了,人间界也有人了。一开始……差不多一样的吧?后来有了那个大太阳……”

  方平眼神微动道“后来才有了大太阳?”

  “喵呜,好饿!”

  苍猫喵呜一声,狼吞虎咽,不是本猫说的,我没说!

  方平失笑,也不强求,想了想又道“我其实有些好奇,上古传说,有些人是真的活着!比如公涓子,他在传说中好像有过出现,可有些人和传说有些不同。

  是神话流传下来,变样了,还是说,当年其实有一些神话人物是存在的,后来死了?”

  “死了吧?”

  苍猫也不确定,随意道“死了好多人的!有些人大概就是你说的神话中人了,后来都死了。熟人越来越少了,有时候一觉醒了,就没熟人了。”

  “猫兄到底睡了多少年?”

  “不记得了呀!”

  苍猫看傻子似的看着他,谁睡觉的时候还记录时间啊,那不是傻子吗?

  睡就睡呗,睡到自然醒就行了!

  “猫兄无寿命之限吗?”

  “寿命?”

  苍猫这次认真思考起来,接着才猫脸严肃道“本猫不会死的!有人说,本猫可以活到三界破碎呢!”

  方平呆滞。

  什么意思?

  这猫……压根没寿命的限制?

  怎么可能!

  哪怕金身,也有腐朽的时候!

  再强的强者,终有一天,也会腐朽,老去,死亡。

  这猫,居然不会死?

  “谁说的?”

  “不记得了,可能是天界的主人吧……”

  苍猫随意说着,谁记得这个啊,活多久,它又不在乎。

  方平越是陪苍猫聊下去,越觉得这只猫真的有些诡异了。

  一只不会死亡的猫!

  一只认识无数大人物的猫!

  偏偏有些记忆,被它封存了,导致现在有些事根本弄不明白。

  “莫问剑的师父,是好是坏?”

  苍猫有些苦恼,问题好多呀!

  骗子特别烦人的!

  吃饭的时候,不要打扰猫吃饭好不好?

  “不好不坏。”

  “什么意思?”

  “就是不好不坏啦!”

  苍猫都开始托长音了,这代表它要发飙了。

  再打扰本猫吃饭,戳死你了!

  方平轻笑一声,只好不再询问,不好不坏……苍猫这个答案让他有些意外。

  ……

  年三十一过,新年正式开始了!

  对华国而言,过了除夕,才算是真正的新年,万物复苏,大地迎春。

  这一年的除夕,对不少人而言,才是真正的安静祥和。

  往年,除夕夜,不少地窟会暴动。

  今年却是没有!

  魔都地窟一战,天南之战,紫禁之战……

  接连三处地窟大战,消息传遍了外域。

  华国接连打灭了三处外域,击杀九品境数百!

  这样的情况下,除夕夜极为安静,各大外域几乎都无动静,也让一些强者难得有了点休息的时间。

  ……

  海岛上。

  天部总部所在。

  当方平赶到的时候,酒味冲天!

  演武场上,乱成了一团。

  一群老人,横七竖八地躺着睡着,各种残羹冷炙,丢了一地,酒瓶子到处都是。

  酒不醉人人自醉!

  区区一点酒水,能让这些武道强者喝醉吗?

  而昨夜,不少人真的醉了。

  方平忽然有些说不出的感受,今日在这的老人,很多都是无家可归的!

  守了一辈子的家,无家可归!

  田牧、李长生、北宫鋆……

  这些人,都是无家可归之人!

  田牧征战地窟一生,李长生终身未娶,北宫鋆坐镇紫禁地窟数十年,也不曾娶妻生子。

  这样的人,不少。

  他们孑然一身,方平有时候都不太理解他们的坚守,别人为家而战,为亲人而战,你们……为何而战?

  方平压下心中的酸楚,大声笑道“我说,你们是不是太过分了?这大早上的我还准备来拜年,还想表扬一下诸位除夕夜都在岗位上坚守,结果看到的就是这?”

  一个残破的桌子上,李老头睡眼惺忪,打着哈欠道“大过年的,套话就别说了!你小子不在家多陪父母几天,怎么今天就来了?”

  “得办事了!”

  方平无奈道“前两天无心办事,这年也过了,我好歹也是部长,能不来吗?”

  “副部长!”

  田牧揉了揉不知道被谁打乌的眼圈,纠正道“陈部长还没死呢,这么急着取而代之?”

  方平无语,也不理会,很快拱手道“别的先不说了,给诸位长辈拜年了!”

  李老头懒洋洋道;“还想要红包?多大人了?有事办事去,没事别在这碍眼!”

  方平也不接话,环顾一圈,问道“天外天的那些人呢?”

  “去京都了!老张弄了个审核程序,让他们去京都走程序,开宗立派,过完年,会让他们开始征收门徒。说直接点,去交保护费的!”

  李老头哈哈笑道“老张开了不少条件,开宗立派可以,广收门徒也行!交钱!有钱好办事,这些人家底还是有点的,掏点出来也不错。”

  方平点了点头。

  这倒是符合老张的作风。

  既然答应了合作,那老张不会赖账,不会雁过拔毛,这些人不出血那是没戏的。

  “我来,两件事!”

  “第一,清点去年的收获。”

  “第二,这次紫盖山有点事要办,问问大家的意见,看看天部该如何行事。”

  田牧继续揉着黑眼圈,随口道“陈家那丫头没走呢,一直在这边帮着弄后勤的事,我说你小子大过年的,连个问候都没,好意思吗?

  让人家大年三十的,还在这办事,你丢下一句话自己跑了,我还寻思着昨晚你能喊人家去你家过年呢。”

  方平笑道“田师兄这可冤枉我了,昨晚我打了电话的。”

  “一个电话就了事了?”

  田牧骂骂咧咧道“负心薄情,你这种人,就该和李长生一样,单身一辈子!”

  李老头郁闷道“我说,别扯我,我年轻的时候,追求我的女人不要太多!我是沉迷武道,无心这些罢了。”

  一旁,北宫鋆压根不吭声。

  他一说话,老田还得扯上他。

  田牧那是结婚生子了的,虽然现在都不在了,可这是老田的资本,他可不是光棍,只能算鳏夫。

  方平也不辩驳,笑道“之前李老师不是有结婚的打算吗?现在怎么黄了?”

  说起这个,李老头眼神忽然暗淡了一下,接着恢复了正常,笑骂道“关你屁事!”

  黄景还在的时候,那一次围剿天门城,黄景怕自己回不来,给李老头安排了这事。

  后来他没死在那一战,为这事还躲了好些天。

  结果……没多久还是死在了魔都地窟。

  提起这事,方平也想到了黄景,不再多说,迅速朝办公楼走去。

  他一走,田牧摇头道“那妮子有点悬,这小子现在恐怕无心谈这些,战争啊……害人!咱们这些老东西就算了,这些年轻人,有家不能回,有情不能表,生怕哪天就死在了战场上,哎!”

  李老头闷笑道“急什么!未来还长着!你有空多想想怎么进入绝巅,进了绝巅,多了一分高端战力,人类就轻松一些,年轻人就轻松一些。”

  “我快了。”

  田牧自信的很,笑道“我走的松王的路子,大道明了,就在于多久能走到松王那一步而已,长则一年,短则月。

  我可没吴奎山那般底气,走双道,不过如此一来,到了绝巅境,我恐怕也就对付一些弱真王了。

  只能说暂时给大家撑撑场面,后期,还得看你们的。”

  “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

  李老头哼道“大道也是自己走出来的!你走的松王的路子,就没点底气超过松王?要是现在就没底气了,那就真的没机会了!”

  “也是,越活越糊涂了!”

  田牧失笑,接着骂道“玛德,昨晚到底谁打的我?”

  众人熄声。

  谁知道!

  知道了也不能说,至于到底谁打的,反正不外乎那么几个人,谁让你田牧张狂的很,不打你打谁。

  ……

  外面,一群老头老太太闹腾的厉害。

  办公楼中。

  巨大的办公室中,陈云曦正和几个年轻女武者在忙碌着。

  天部初成,之前剿灭了邪教总部,压服了几处天外天。

  还得去魔都地窟,接收方平分配到的资源。

  事情很多,杂事也不少。

  如今魔武众人,大多都在修炼,学校事情不多,陈云曦被借调来了天部,这些事老人们懒得管,几乎都是这些年轻武者在管。

  办公室中。

  凌依依看着坐着看文件的陈云曦,有些埋怨道“我说陈云曦,你真有耐心,看这些玩意干嘛!大过年的,还得陪你在这守着……”

  “依依姐,你先回去吧。”

  “回哪去!”

  凌依依郁闷道“我好不容易吊车尾混进了天部,为了进六品,京武家底都被耗费了一小半了,在天部不混出点人样,我有脸回去吗?

  实力最低,这些事不干,被方平那小人知道了,还不得给我穿小鞋!

  这家伙心眼特小……”

  “他没你说的那么可怕。”

  陈云曦笑了一声,凌依依鄙夷道“得了吧!那家伙心眼小的比针眼都小,这都多久了,上次见了我还问我后悔不后悔,当初让我来魔武,我没来,现在屁颠屁颠的跑来了。

  还打击我,当初的三品榜,他可比九品了,秦凤青这家伙都快八品了……

  结果我这武大三品第一,混的最差,你说他心眼不小?”

  凌依依嗤之以鼻!

  方平这家伙,特记仇。

  不就是当初说他喜欢打女生吗?

  又不是我说的,外界这么传的好不好,都好久的事了,现在见面了还要刺激她。

  不过话说回来,的确惨。

  当初,三品第一是她,秦凤青三品的时候还被她压着。

  结果秦凤青那家伙压根不走什么无敌路,直接进了四品。

  方平倒是走了,和她交手,胜了她一筹。

  当初两人还算是平分秋色。

  这一转眼,双方的差距天壤之别。

  她能进六品,还得多亏李寒松弄了许多资源送回了京武,这次天部招人,最弱要六品境。

  京武老校长也是个够果决的人,知道凌依依想去,一狠心,砸了大量的资源,硬生生将她从五品初段砸到了五品巅峰。

  凌依依自己也算努力,破开了五品的壁垒,具现了三焦之门,这才有机会进入了天部。

  可进入天部,她这个六品初段,那是最弱的那种。

  也就干干这些杂事了!

  凌依依还在说着,耳边,有人淡淡道“背后诽谤上司,就不怕被踢出去?”

  凌依依吓了一跳,急忙转头,一脸无奈。

  神出鬼没的!

  自己居然毫无察觉!

  这家伙,越来越可怕了。

  “没诽谤,我说别人呢。”

  凌依依瞬间否认,没说你,说了也不承认。

  方平瞥了她一眼,嗤笑道“行了,有这碎嘴的时间,好好修炼!一个六品初段武者,哪来的那么多话说!你看看你,马上毕业了,这就是京武今年最优秀的毕业生?

  看看魔武,云曦快宗师了,大概也就在这个把月。

  谢磊跟你同阶,这几天在闭关,出关大概也是宗师了。

  其他人,傅昌鼎这些人,现在谁不是在六品巅峰等着破境的机缘?

  你呢,给你们京武丢人……”

  凌依依差点气吐血!

  能这么比吗?

  你魔武什么修炼方式,心里没点数吗?

  可一想……以前两家资源,京武更多,现在也是人家魔武自己挣来的,凌依依顿时沮丧至极。

  心里也是发了狠,等着吧,等我在天部弄到了足够的资源,进入七品八品,老娘也回京武去打地窟去!

  京都那边,京都地窟还没灭呢!

  方平刺了她几句,这才道“过年没回去?”

  “部长不开口,我敢回去吗?”

  凌依依撇嘴,又道“得算加班费啊!这几天都快忙死了。”

  “你就是个打下手的,忙什么,真以为我不知道?”

  方平笑了一声,又道“行了,回头有了功劳,我帮你进入六品巅峰境!前提是功劳足够,当初秦凤青用15位六品境人头来换的!你,给你打个折,毕竟是女人,10个就够了!”

  “真的?”

  “废话!”

  “没问题!”

  凌依依大喜过望,接着迅速道“那我不当灯泡了,走了!方部长,记住了啊,回头我就去地窟,记得给我提升!”

  “……”

  一边说着,一边朝陈云曦挤眉弄眼,笑嘻嘻地跑了。

  她一走,其他几位在这办公的武者也纷纷笑着离去。

  陈云曦脸色微红,方平失笑道“这些人,想偷懒就直说!”

  说罢,看了陈云曦一眼,有些感慨道“这一晃眼,好几年过去了,再过几个月,你都要大四了……现在都没把自己当学生了。”

  三年了!

  当初性格怯懦的陈云曦,如今和当初变化挺大的。

  上了战场,也是敢拼敢杀的女中豪杰。

  回到了地面,后勤这些工作,做起来也是井井有条。

  当初唐峰说她只能做后勤,事实证明,她做起来还不错,不过杀起敌人来,也是毫不含糊。

  进入精血合一境有段时间的陈云曦,不出意外,再过几个月踏入七品境不成问题。

  陈云曦轻笑,起身给他倒了杯茶,开口道“怎么没陪叔叔阿姨多待几天?”

  “不能再待了,家不能常回,回去了,那就是消磨斗志!在家待了几天,我都有些不太想回天部了,也不太想出战了……”

  方平自嘲道“在家待着,那是真想就这么混下去算了,不缺吃喝,父母照顾,睡觉睡到自然醒……哪还有心思厮杀!”

  摇了摇头,没再继续这话题,方平开口道“这次辛苦你了,天部的事,魔武的事,现在都是你在操心,后勤工作换别人来做,我也不是太放心……”

  “没事,我又不是弱女子,我快七品了,这点事不算什么的。”

  陈云曦笑了一声,接着就迅速道“你这边,事情我都帮你安排好了。

  第一,去魔都地窟见狡,它好像有急事。

  第二,审讯那位邪教九品。

  第三,魔都地窟的大峡谷那边,好像有地窟武者在活动,之前我们派人去查看了一下,应该是天命王庭的人,可能是想约你谈谈,对方应该是代表姬瑶来的。”

  说起这个,陈云曦似笑非笑道“之前张部长说,让你和姬瑶联姻,拉拢天命王庭,方平,这次也许可以谈谈。”

  方平翻着白眼,“你变了!”

  这女人以前没这套路的。

  现在居然还会挤兑自己了!

  “姬瑶我看到过一次,长的挺美的……”

  “行了,挤兑我有用吗?”

  方平拿起一份文件边看边道“人类和地窟,种族之战!不管是不是同一个祖先,这百年来,我华国战死英灵千万人!

  联姻?

  别说部长只是开玩笑,就算不是玩笑,这事我也会反对,不是我的问题,是反对这种政策!

  这算什么?

  求和?

  征战了百年,死了这么多人,现在为了苟且偷生,求和?

  天命王庭虽不是和我们厮杀的主力,可这些年,一些天命城池没少入侵,屠杀我人类强者!

  别的不说,魔都一战,这些天命一脉的强者,纷纷出手,黄景校长之死,和他们脱不了关系!

  人类绝不妥协!

  这是我们战斗到现在的信念,坚守!

  苟且偷生,忍辱负重,也不是现在!

  除非到了人类真的要灭绝了,走投无路了,那时候,如果真的有人愿意接纳我们……卧薪尝胆又如何!

  可现在,做不到!

  一旦和地窟妥协,我人类强者再无奋战之心,再无赴死之心,人类不攻自破……”

  陈云曦见他说的沉重,连忙道“方平,我就是开个玩笑,你看,你都快把我说的无地自容了。”

  方平叹道“和你无关,就是想到了一些东西!人类绝不能妥协退让,我们现在撑着的就是这口气,这口气没了,人类就完了!

  信念动摇,这才是大事……你这话倒是提醒了我,现在双方战争少了,新生代未必有前辈们的信念!

  还是要多让他们历练,厮杀!

  地窟这些人,你弱他就强,万万不能露出不敢战之心!这事我得提醒老张才行,他最近好像也松懈了……”

  他这么说着,陈云曦一脸崇拜地看着他。

  现在的方平,说起人类大事,说起国家大事,那是侃侃而谈。

  提起张部长这些人,那也是一副大家同僚的姿态,挺有范的。

  她崇拜,方平感受到这目光,也是暗笑。

  姬瑶的事算是过去了吧?

  这女人,还和自己斗,我几句大道理一说,你都忘到哪去了!

  ps再推一本书,都市精品《我能看见状态栏》,精品书奶不死,兄弟们可以去看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