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9书吧 > 无限道武者路 > 第六百七十章踏破樊笼,顿开金锁

第六百七十章踏破樊笼,顿开金锁

  王宗超整个人都凝住不动,这并非因为受到突如其来的意外伤害所致。事实上,三尊石俑的打击固然凌厉,但针对的三个窍穴却并没有相对脆弱的九大新型窍穴在内,所以只是稍见受损随即复原,耗损的生命元气只有从司马处蚀化所得的血气的近百分之一。所以真正让王宗超震撼难言,呆若木鸡的,却是这种只有在不受观测才会呈现的生命形态。

  什么是生命?生命的准确定义该是什么?是自我生长、繁衍、新陈代谢、趋利避害、感觉、意识、意志、进化、互动?是一堆有自我复制以及维持自身物质、能量、信息循环稳定倾向的血肉?碳基?硅基?化合物?能量体?精神体?信息体?集群系统?世界?位面?这个问题,王宗超一直试图弄清楚,却始终没有搞清楚,确切的说,随着经历的越来越多,眼界的越来越开阔,他对这个问题反而越来越是困惑难解。就像一个圆,圆内是已知部分,圆外是未知部分,但圆越大,接触到的未知却反而越多,因为未知的领域,永远趋于无限!

  虽然没有得到确切答案,但在不断深入探索这个问题的同时,王宗超无疑已有了无比深厚的积累,对于生命的感知与判断,也形成一个虽然略显模糊但仍卓然一家的玄奥精深的体系与标准,不过就在这一瞬间,却受到毫不留情的冲击与颠覆。

  哪怕是死尸复活,对于王宗超来说都不是什么值得意外的事。因为死气不过是生气的反面,两者的相互转化,某种程度上只相当于一张牌翻转过来而已。而将石头化为生命,则相当于凭空变出一张牌,而且这张牌还有观察即不存在,不观察即存在的奇诡特性!

  “不是让你忽略其中一个吗,你一下子忽略了三个,这下吃到苦头了吧?”正当王宗超发愣的时候,只听华胥摇头而笑,语气似乎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

  “你说这些石俑是以你的血肉为引创造?”王宗超环望四下的石俑,开口问道:“不过我看它们身上,没有一丝半点的血肉存在。”

  其实血肉衍生境界,每一滴血,每一块皮屑都可以自行衍生成人,但却依然是血肉生命,而不是另一种完全没有血肉成分或者结构可言的土石生命。

  “你没有听清楚吗,只是以我的血肉为引。可不是以我的血肉为材料,我可不会用血肉混合泥沙去制造它们。”对于王宗超的问题,华胥有些不以为然,看来是懒得详加解释。

  “它们的意识,是直接复制了你的身神烙印,所以会对同质窍穴作出反应?”王宗超对此没有多么在意,只是继续问道。

  “只是被打了一下,就能看出关键,你挺不错的啊!”华胥略带赞许地说了一句,“我还以为你时时感应大天地,对于人身小天地的种种微妙不甚敏感呢!”

  王宗超点点头,再问:“千变万化的变化关键,也正是在观测与不观测之间?”

  “这一点,你竟能够看得出来?”华胥脸上的些许不在意的笑靥终于消失,面对王宗超的神情,也少了几分面对后进小辈的那种混不在意。事实上这一点甚至是不少仙秦少宗傅都未能意识到的——这些石俑的创造不只是在试验人仙的血肉衍生与鬼仙造物之能结合的创造生灵,也是她借以提前一窥千变万化境界的一个途径。

  “果然如此……”王宗超淡然而笑,这一切实际上都有迹可循,人仙对于微观量子层面的干涉不断深入,最终也必然可以作用于自身,若到了极致,很有可能是根据需要将自身化为一种无定无形的量子形态,并在自己的身神以及外部的共同干涉作用下进行瞬间变化,玄奇之处,绝对不止随意改变自身大小、形态等等物理参数那么简单。而这一切的关键就在于身神的不断深入凝练,变成相对自身越来越强大且全面的观察者,最终近乎完全支配自身概率!

  而华胥创造的每一尊石俑身上都只有唯一一个对应身窍,其中同样有身神凝聚。由于唯有一窍,所以它的身神对自身的观察与掌控尤为专一也尤为脆弱,哪怕最微弱的外部观察都足以将其压制。但若杜绝了一切外部观察,在这一瞬间它就足以做出任何意想不到的事。

  弹指刹那,有生无生。一切就是如此玄奇莫测,又是如此简单明了。

  王宗超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也没有流露出任何异样的气息,不过华胥却似乎忽然感觉到什么,颦眉问道:“你明白了?”

  “不,确切来说我是更加糊涂了。”王宗超摇头,却又带着一丝了然于胸的神秘微笑,“然而有些东西原本就没有最终答案,所以也就无谓强求甚解!”

  说完,在华胥满怀意外与探究的注视中,王宗超闭上双眼——这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闭眼动作,在此同时,王宗超也彻底收回了对外界的一切感应。

  下一瞬,王宗超四周只见一派错乱纷呈的石俑身影隐没,如同闪电频闪,又如同围绕着原子核的电子云般瞬息万变,无可捕捉。却是在失去外部观察的情况下,这些石俑开始凭着本能对王宗超发动全方位的攻袭。

  “就连司马也不敢贸然承受这样的攻击……”华胥饶有兴致,满怀探究地看着这一切,并没有加以制止,喃喃自语:“虽然看起来危在旦夕,然而他看起来可不像大老远前来寻死之人……”

  石俑的攻击,在力道上其实并不算如何厉不可当,最关键在于每一尊石俑身上都有源自华胥的身神烙印,每一次攻击,这些烙印都会对攻击对象的对应窍穴发动冲击,若这些窍穴的身神未凝,在这一瞬间就是鸠占鹊巢加以破坏性的主导;若身神已凝,则从外部加以强观察与干涉,破坏原身神的绝对主导地位。

  身神,从某种意义上也是人仙对自身躯体、性命寿元的认识、掌控与修行理念所凝,而在这方面,已经达到血肉衍生境界的华胥无疑对于绝大多数人仙来说都有碾压性的优势。所以这些人仙面临源自于她的同源身神烙印冲击时,造成的后果就近似于一个绝对稳定而又绝对封闭保守的国度忽然被强行打开国门,面对已经遥遥领先强大先进得一塌糊涂的外国的那种冲击。哪怕对方并没有发动灭国之战而只是与你正常交流,但单是这份反差就足以让自己内乱自生甚至政权倾覆!

  这些石俑,本该是在杜绝外部观察的情况下发动攻击,然而谁都意想不到的是——王宗超还有另一个天魔视角,一个虽然无时不刻在观察,却又不会发生任何观察效应,不会对观察对象造成任何影响的视角,所以这些石俑在一瞬间的质变突变,从无生到有生的一切变化,都已自然而然地被王宗超洞悉于心。

  在石俑的群起而攻之下,王宗超体内顿时传来嘣嘣嘣的爆响,如同千矢万弩齐折,如同亿万道弓弦同时崩断,频密而剧烈的震波到处,整个九层石台都随着摇晃,连华胥都要运力于腿,镇压化解这一股震波。

  紧接着王宗超全身皮肤突然炸开,无数道血线如同血箭赤针一般破空激射,将他全身血液一下子排空!

  “当以血肉为引……”

  “吾以吾血……染苍穹!”

  说完这句话后,王宗超的肉身一瞬间便干瘪下来。肌肉彻底脱水,硬邦邦的贴在骨骼上,眼皮深深陷入眼窝,腹**脏缩成小小一团,肚皮直接贴在脊椎上,看上去如同风干多时的尸体,气息全无,形容可怖!

  “他借着我身神烙印的冲击,击溃解散自己的身神,也散去自己的一身精血?”华胥怔怔看着这一切,要知道身神为一身性命精血之枢,身为人仙,无论气血遭如何打散,只要身神不散,都可以以身神为核心转瞬凝聚,到了血肉衍生境界,更是如此。而王宗超的身神溃散,一身精血便彻底失去控制,尽数消泄于外。

  转眼间,华胥已不能在王宗超身上感受到半点生命迹象,但同样也没有尸体应有的死气,看上去竟是与四周环境出奇融洽统一的一部分,若不一直加以瞩目,就会不自觉地将之忽略。所有的石俑也早已停止了针对王宗超的攻击,因为它们来说,王宗超身上已经根本不存在任何同源窍穴共鸣互感了。

  而王宗超外泄的精血,却也没有满地泼洒,染得四下一片血腥,而是在转眼间蒸腾化雾,带着丝丝缕缕如跗骨之蛆般的都天煞气,渗入四周环境,融入虚空,如同滴血入海一般,转眼间就彻底化为乌有。

  “这就有些奇怪了……”华胥托腮寻思,满脸的困惑不解,王宗超之前外泄的精血包括刚刚蚀化的司马的半成气血,其量可谓惊人,甚至还要超乎普通拳意实质人仙全身气血。毕竟无止境强化自身精元气血是司马选择的独有道路,虽然华胥认为这种修行方式未免太过粗暴直接,缺乏技术含量,但也不得不承认司马的气血强度若在仙秦称第二,便几乎没有人可以稳居第一。而如此庞大的气血,即使正在遭受都天神煞的不断侵蚀,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尽数化为乌有。毕竟都天神煞依附生机而动,当你将气血分散,都天神煞也会随之分散弱化。

  面对如此诡异现象,华胥仔细观察四周,却终于让她觉察到了一点:四周的一切,无论是四周的石俑、九层石台还是地乳之湖,乃至更远的一土一岩以及每一尊石化人仙,都出现了一丝微乎其微的红。

  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点红,而且红得无比均匀,就像将一张照片的整体色调都朝着暖色调了一丁点,让一切都多了一丝微妙的暖意,由于极为轻微也缺乏对比,基本上无法为任何人觉察。不过华胥的观察力也称得上洞察秋毫,而且也正好有现成的对比:那就是她自己的色泽其实没有任何变化。

  “也就是说,这一点点红没法感染我,不过它所影响的范围又该有多大?”

  带着这个疑问,华胥的八劫鬼仙神念尽出,神识在一瞬间就扩展了整个神机处,再向上蔓延整个中央戊土天,又继续凭借龙气之桥继续蔓延到四周的甲木、丙火、庚金、壬水等等世界。

  “不可思议,整个中央戊土天乃至周边目前可以感知到的一切,无论一砂一石、一草一木,溪流湖海,还是地底深处的熔岩、空中的浮云,乃至一缕光、一道雷霆,都已一并染上了这一丝带着微妙生机的暖红,而且经久不褪!区别只是生机越强大的个体越是不明显,而人仙更是全无半点受到影响的迹象!莫非真有人能以区区一己之血,尽染苍穹大地,宇宙洪荒?”

  当神念感知范围扩大到一个大无可大的极限后,华胥将神念瞬间尽数收回自身,面对眼前形容枯槁,了无生息的王宗超,她已在不自觉中向后退出半步。

  别说是整个洪荒界,哪怕只是局限于后土界,再强大的个体与之相比都只是沧海一粟。哪怕是司马豁尽一身精血,也不可能让整个后土界发生一点点整体式的稳定持久变化。确切说整个洪荒界在任何一时一刻之间死去的生灵,其散失的生命元气都要远远超过司马的全部气血。这种状况之匪夷所思,简直就相当于一小滴鲜血滴入大海,却能够让整个大海的色泽都出现长久的,可以确确实实观测出来的变化!

  与此同时,华胥感受到一道来自司马处的洞彻目光,而且反复扫过,显然对方也同样觉察异变,并对异变源头作出观察。然而如今王宗超身上已彻底泯灭了一切生机,不会对司马的生体扫描有任何应激反应,所以司马多半是一无所获。

  对于这种无法解释的现象,华胥在生出无比好奇的同时,竟也有一丝恐惧开始生出,她竟在犹豫着要不要出手,打断正在王宗超身上发生的某种悄然无声而又翻天覆地式的根本蜕变!

  毕竟身为八劫鬼仙,她在转眼间就彻底斩灭了这丝恐惧与犹豫。紧接着,四周的气流忽然发生变化,以地脉灵气为主的海量天地元气忽然从四面八方向王宗超周身倾天而灌,只在转眼间就以王宗超为核心形成笼罩方圆百里,而且还在无止境扩大的元气漩涡,向上向下皆是延绵无际,仿若直通苍穹的天柱。

  生命血气与天地元气,原本该是完全不同的两种能量,散尽自身精血却灌入大量天地元气,其实与放尽鲜血再注入大量海水一样是自杀的行为。然而如今随之无穷无尽的天地元气的注入,王宗超原本已失去一切生命迹象的肉身顿时如干涸土地得到雨水滋润,晒焉巴的叶子喝饱了雨露,身体膨胀,肌肤饱满,肉身飞速复原。对他而言,天地元气的补益,俨然已与直接补充最精纯的生命元气无异!

  紧接着犹如春雷滚滚,震动大地萌发生机的声声闷响开始在他胸腔发出,他的心脏开始跃动,越来越是强劲有力。而在此时,另一个声音在他全身上下发出,那是气血流动的声音,哗啦哗啦,如同汪洋恣肆,潮汐澎湃!

  恍惚之间,华胥仿佛看到一尊尊搬山倒海、擂动霹雳、摘星拿月的洪荒巨人,正向王宗超步步走来,身形越缩越小,最终纷纷走入王宗超周身诸窍,各自归位。

  “原来他之前并非叫身神自溃,而是借着让全身精血散化天地,以血肉为引,化身神为天地之灵,而此时正是身神重新归位!”

  华胥再没有什么额外的举动,只是专注地看着王宗超全身的气血在疯狂提升之中,磅礴如海的无尽生机、如火如荼的生命力在疯狂暴涨,沸腾燃烧,转眼间就恢复到最初到来之时的水平,增长速度开始放缓,但随着天地元气的持续注入,仍在了无止境地继续增长。

  直到此时,恢复原状的王宗超终于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华胥,微笑着说了一句:“如此一来,便是顿开金锁,走蛟龙!”

  华胥向他望去,不由失神,只觉他的身形虽相比初来只是并无任何变化,却在不觉间已是如天之高,似地之厚!而且直到此时,遍布天地的那一丝微妙暖红,仍然持久存在,仿佛只要有王宗超在,整个天地便有所不同。真可谓一朝悟道,天地改颜!

  “没想到练气之道,竟然能臻于如你这般境界,着实可敬可畏!”华胥叹息一声,短短一会功夫,她受到的颠覆式震撼已经远远更在王宗超初次见识石俑这种奇诡生命形态之上。一个一开始看来不过是后生晚辈之流的人物,在下一刻便取得凌驾于自己之上的成就。这还罢了,更关键是:她亲眼目睹了一种与“人仙炼窍法”决然不同,以炼气为基的全新炼窍法在自己面前冉冉崛起,一举取得了不亚于人仙千变万化境界的成就,而且看来还具备无可估量的巨大进步空间。

  是的,在真正掌握了生命元气与天地元气自由转化的关键之后,元气千变万化已真正能与肉身千变万化取得并驾齐驱的境界与战力,这层关隘一破,从此就是踏破樊笼飞彩凤,顿开金锁走蛟龙,天高地阔,任由纵横!

  王宗超却是不见面露倨傲,而是先诚心诚意向华胥躬身致谢:“此时侥幸突破,华胥姑娘的提点至为关键,真不愧为大宗傅,生灵之道上,华胥姑娘当为我半师!”

  “我可从来没想指教你什么,你能够突破是你自己的事……另外,多数人都称我华胥娘娘!”华胥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又打量着他说道:“不过随着你生命元气的无止境增强,你身上的都天神煞也在同步增强。这样下去,你迟早会与那相柳、梼杌一般,所在之处,即为都天绝地!”

  如今的王宗超随着天地元气的不断摄入,生命气血一直在无止境的壮大,这样下去,只要假以时日,生命层次之强大必然可以超越司马,直比相柳一般的先天神兽。不过问题是王宗超身上的都天神煞并没有因为因此而被压制乃至消失,而是因附生而蚀的特性随着王宗超生命力的壮大而不断增强,正如一棵小树上燃起的野火,与正片丛林燃起的连绵火灾完全不是同一码事。

  “麻烦总要一个个解决。”王宗超笑了笑,问道:“顺便,能否打听一下,除了相柳、梼杌,仙秦还有什么受制于都天神煞的神兽?”

  “你想知道?”华胥稍稍寻思了一下,“如今的你,也的确有知情的资格……除了相柳、梼杌之外,另外唯一一个让仙秦动用大都天神煞的存在,确切来说并不是神兽,甚至可以说它什么都不是。”

  王宗超继续问道:“那它有什么称谓与来历没有?”

  “它叫混沌。”华胥只说这么多,又补充一句:“如果有必要,你应该会很快与它见面的。”

  “混沌?”王宗超若有所思地重复了一遍,心头忽然泛起某种微妙而又不明吉凶的朦胧预兆。

  说话间,他身上忽然接连发出九声沉闷如雷的爆裂,紧接着全身已经壮大到一种前所未有程度的气血忽然被九个节点一下吞噬大半,猛地回落一大节,不过在天地元气源源不断的补充下,又迅速重新回升。

  借着消耗大量气血,王宗超身上的九大新型窍穴再次完成一轮破立重生,完成度达到四成以上,此时的九窍,已完全能够做到撑得起拳意实质等级的输出而维持不溃。

  神机处是直截了当的“力量越大,权限越大”,王宗超原本的计划就是不惜耗去蚀化自司马的气血,将九大新型窍穴的完成度再次提高一层,做到拳意实质与天人合一的稳定同步输出,这样的实力虽不能说凌驾于大宗傅之上,但起码也能做到并驾齐驱。到时候即使还一时不能离开神机处,但起码隔空出手帮秦缀玉与罗甘道等人也该没有问题了。不过眼下竟然出乎意料地一下突破神级血苍穹,那就更加不存在任何问题了。

  在窍穴重塑的同时,王宗超全身的筋骨脏腑也在无穷无尽元气洗练下不断蜕变增强,虽然每时每刻都有翻天覆地式的变化,但他始终保持着一份对华胥的敬意,诚恳地继续请教:“我之前气血散化,渗入脚下石台,注意到石台核心呈现五彩,内蕴玄机,若非由此地利,我只怕还难以顺利功成,此又为何物?”

  华胥答道:“这便是后土转生台,至于台中核心,即是女娲石!”

  王宗超默然片刻,最终展颜一笑:“看来冥冥之中,的确存在某种‘定数’啊!”

  说话间,他身上再次传来连绵的窍穴炸裂之声,这一次是连绵二十七声,却是他将九大新型窍穴之外的二十七窍,也一并破立重塑!

  每一番窍穴的破立重塑,都要耗去海量精纯凝练气血,而且越到后期,积累感悟越是不足,能够取得的进益越是微乎其微。照王宗超估计,即使耗尽司马全身气血,只怕都不能将原本九窍的完成度提高到八成以上,因为在积累不足的情况下,这原本就是一种低效而又高消耗的修行方式。等于在理论支持薄弱的情况下,强行大量砸钱用海量试验去得到成果。

  不过如今王宗超既已突破神级血苍穹,也就是相当于有无穷无尽的资金与资源可供挥霍,这种败家式的修行方式,反而再适合他不过了。

  “别没完没了的,该问的问完就赶快走吧!”华胥却忽然显得不耐烦起来,指了指四周的地乳湖说道:“这个湖每千年也只能增高半指之厚,而且这还是两千年来不断改良风水的结果,而你就在这一会的功夫,三百年的积累眼看着已经没了!”

  其实王宗超虽然已能随时转化天地元气为生命血气,但不同属性不同品质的天地元气依然有天壤之别。而地乳是精纯的地脉灵气沉淀积累酿就,原本就属于极佳品质的一种,王宗超借着地利大量抽取转化,实在让华胥也看不下去了。

  “抱歉,一时没有留意……”王宗超赧颜汗下,暂时收敛了对天地元气的鲸吞摄入,又开口说道:“如此说来,我如果继续在神机处修行,对大家来说都不大方便,不过之前司马大宗傅可是不许我离去。”

  “你去哪里,做什么事,我都没有意见,你用不着向我请示什么。司马对你有意见,你就找他去!”华胥连连摆手,恨不得王宗超尽快走个越远越好。

  王宗超一笑而退,一边走一边说道:“这可太遗憾了,我原本有些炼窍心得想找娘娘交流一番。”

  “你的炼窍法虽博大高深,但根基与我所修之道迥然大异,说出来徒乱我修行,于我有何益?快走!快走!!”

  “那就不再扰烦华胥娘娘了,日后有瑕再来指教!”

  王宗超说完后身形已在地脉洪流中彻底消失,之前庞大磅礴的生命血气在转眼间就融入天地,泯然无存,不可觉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