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9书吧 > 湾区之王 > 1506 以一敌二

1506 以一敌二

  正文

  “烟雾弹vs烟雾弹”。

  毋庸置疑,这将成为本场比赛的核心奥义,亚利桑那红雀防守组与旧金山49人进攻组之间不断用烟雾弹来迷惑对手,在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之间不断调整战术,将橄榄球的战术博弈和临场应变发挥到了极致。

  最后一档攻防之中更是堪称经典!亚利桑那红雀用烟雾弹来掩饰自己的七人冲传战术,蛮不讲理地就撕开了进攻锋线的口袋保护;而旧金山49人则用烟雾弹来掩饰陆恪的传球目标,把所有防守力量全部牵制在了右翼,却在出手瞬间把橄榄球推送到了自己的左翼,成功地欺骗了所有防守球员的预判。

  双方都不按常理出牌,而亚利桑那红雀的豪赌没有能够收回成效,那么旧金山49人呢?

  与整个右翼空间的臃肿相比较,塞勒克所处的左翼空间完全可以称得上是清闲,从十码线到三十码线之间的空间已经被彻底清空,没有任何防守球员也没有任何进攻球员,塞勒克就是唯一一名正在闲庭信步的球员,有些突兀地站在了一个不前不后的位置,这也使得他的前冲脚步变得游刃有余起来。

  但塞勒克为什么如此跑动呢?

  跑动方式和跑动路线都着实太异常了,不是吗?还是说……这也是烟雾弹的组成部分?

  塞勒克不知道什么烟雾弹不烟雾弹的,他只知道,如果不是陆恪要求如此跑动球门路线,他是绝对不可能这样做的,尤其还是在全场比赛最重要的一次进攻中,甚至可以说是肩负了整个赛季重量的一次进攻。

  不过,既然陆恪要求了,塞勒克也没有询问原因,就这样严格遵守着命令开始跑动了。

  塞勒克始终保持着自己的跑动路线在中央地带,也就是两个球门柱之间的区域,然后把身体重心稍稍倾向于左翼,主要在中央地带的左半部分移动,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越过了二十五码线、二十码线,同时还转头寻找着陆恪。

  然后,陆恪传球了!

  塞勒克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那枚高速旋转的橄榄球身上,甚至没有时间注意自己身前的防守组球员到底是什么局面——因为不管什么局面,他都将竭尽全力地完成接球,哪怕是需要虎口夺食!

  视线就这样死死地盯着橄榄球,脚步越过了十五码线之后,突然开始加速,瞬间就穿过了十码线,快速迫近五码线,然后视线余光就捕捉到了站在自己正前方的皮特森,还有正在调整脚步快速靠近的柯蒂斯。

  以一敌二。

  皮特森和柯蒂斯以逸待劳,两个人已经移动到了橄榄球的落点位置,提前抢占有利位置,然后柯蒂斯就瞄准了塞勒克、皮特森就瞄准了橄榄球,两个人默契十足地展开分工合作,不打算留下丝毫空隙,就这样完成了防守准备。

  对于塞勒克来说,眼前的危险局面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他只是收紧了肌肉,继续全神贯注地注意着橄榄球,脚步越过端区线之后,他就注意到了橄榄球的快速下坠轨迹,脑海里全无杂念地一遍又一遍地回放着训练场上陆恪的长传控制——角度、旋转、力量、弧线等等等等,脚步顺从着身体的本/能做出了小小的调整,然后就这样轻盈地跳跃了起来,轻舒猿臂,朝着橄榄球的下落轨迹伸出了双手。

  几乎同时,皮特森也起跳了,仅仅只是落后了塞勒克四分之一拍,也肉眼来看完全可以说是同一时间,但实际状况中的四分之一拍却在发力和加速过程中产生了细微的变化——微弱到几乎不可见的变化却真实地存在着。

  身体完全舒展、手臂完全绷直、后背完全弯曲,塞勒克的身体曲线就如同一道圆润饱满的圆弧般拔地而起,展露出了一丝锋芒,如同闪电般,轻盈却快速地朝着橄榄球迫近。

  近了,更近了!

  因为注意力太过专注,也因为神经太过紧绷,以至于时间就这样陷入了一个静止的窠臼里,塞勒克的身体完全停滞在了半空中,就连风声和喊声都已经消失停止,整个世界之剩下他和橄榄球的弧线正在靠近。

  然后,视线死角的远端就出现了一双红色手套,正在迫近塞勒克的双手,如同死神的镰刀般爆发出了一股杀气。

  塞勒克用力地咬紧了牙关,指尖绷直到了极致,恍惚之间似乎再次爆发出了一股能量,抢到了八分之一拍乃至于十六分之一拍的优势,抢在那双手持续逼近之前,双手出现在了橄榄球的下坠曲线上,牢牢地、死死地将橄榄球摘了下来。

  如同伸手摘星般。

  抓住!抓住!抓住!

  塞勒克整个身体都在苍穹之中傲然展翅,如同苍鹰一般,隐藏的力量毫无保留地全部爆发,就连指尖都开始隐隐作痛,但核心力量却牢牢地控制住了身体重心,紧接着他就可以感受到那双手开始破坏自己的持球,而塞勒克毫不示弱地用身体重量和力量往后倾轧了下去,并且瞬间就把双手收了回来,放在胸前,死死地抱紧了橄榄球。

  拒绝放手!

  皮特森正在用尽全身力气抓住橄榄球,但稍稍落后的一点点节奏却让他丢掉了先机,这使得他的力量完全无法爆发出来。

  紧接着就可以感受到一股重若千钧的力量朝着自己的身体浩浩荡荡地倾轧下来,本来就落在塞勒克身后的皮特森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全面加速地放大了自己的弱势,根本没有办法发力,除了蛮不讲理地抓住橄榄球之外,什么都不能做,这让皮特森觉得自己像是狂风骤雨里的一支蚂蚁,仅仅抱住了一根枯枝,试图控制自己的身体,却没有想到就连枯枝也跟随着暴风在一起飞驰,于是他也就彻底失去了所有的控制。

  错误估算了塞勒克的起跳时间,以至于柯蒂斯也慢了半拍,尽管他还是全力前冲,试图用自己的力量破坏塞勒克的重心,但所有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太快了,柯蒂斯错过了第一次正面冲撞的最佳机会,然后所有情况就以十倍速的方式在发展,整个场面都已经失去了控制,只能依靠本/能来完成后续防守。

  柯蒂斯的右肩撞在了塞勒克的身上,然后就不管不顾地全力前冲,就如同正在掀翻大象的蚂蚁一般,把所有的力量全部都施展了出来,只希望自己能够撼动那个身躯,但因为力量的失准而使得自己的努力全部都落空了。

  兵荒马乱!

  七零八落!

  一片狼藉!

  塞勒克只觉得自己如同暴风雨中的一片枯叶,左右两侧传过来的巨大冲撞力正在互相拉扯撞击着,就好像把他直接扔到了洗衣机里翻滚搅拌一般,不同的力量正在剧烈地撕扯着,红色和白色的混淆让视线已经彻底失去了判断能力,就连大脑都陷入了一片混乱,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死保护住橄榄球,拒绝放手!

  ……

  “十五码线!十码线!五码线!加雷特-塞勒克!塞勒克!塞勒克!上帝,哦,上帝,他完成了接球!他接住了!塞勒克接住了橄榄球!旧金山49人的加雷特-塞勒克完成了接球,他站在端区中央部分接住了橄榄球!”

  “接住了!”

  “塞勒克真的接住了!面对皮特森和泰勒两名防守球员的包夹围堵,塞勒克直接在皮特森的头顶之上完成了这一次不可思议的接球!上帝,哦,上帝!怎么可能!这到底是怎么发生的?皮特森在全场比赛乃至于整个赛季最重要的一次防守中没有能够卡住位置,甚至丢掉了自己提前完成站位的优势,在面对面防守中被塞勒克完成了突破,几乎是虎口夺食式地完成了接球,这足以堪称是赛季最佳的一次接球!”

  “塞勒克接住了!”

  “裁判举手示意了!达阵!达阵!观众朋友们,这是一记达阵!不可思议,这一切真的真的太不可思议了!陆恪再次完成了万福玛丽的达阵!”

  “谁能够相信?”

  “我是说,谁能够相信!在2013赛季常规赛最后一场比赛的最后时刻,旧金山49人的十四号四分卫再次展现出了他的大心脏,身陷绝境,他又一次地以万福玛丽的传球连线将球队从悬崖边上重新拯救了回来!他成功了,他再次成功了!继2011赛季国联决赛之后,也是继2012赛季超级碗决战之后,陆恪再次完成了万福玛丽!”

  “赛季后半段开始减少长传比例的陆恪,显然正在对比赛风格做出调整,但是在这场关系到整个赛季成败的比赛里,陆恪再次展现出了自己的信心和力量,以万福玛丽的方式向整个联盟宣告上赛季那支不屈不挠的球队回来了!”

  “这是一记空中飞行达到了五十五码的万福玛丽,哇哦!陆恪成功了,我现在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亚利桑那红雀防守组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皮特森正在努力向裁判示意,塞勒克的接球木成功,泰勒已经彻底惊呆了,甚至做不出反应,但裁判却拒绝了皮特森的抗议,他坚定地举起了自己的双手,这是一次达阵!”

  “上帝!”

  “毋庸置疑,这是一记万福玛丽达阵!站在悬崖边上的一次传球,陆恪找到了球队的替补近端锋加雷特-塞勒克,由这名去年的落选新秀完成了接球,他们将比赛重新拉回了同一起跑线上,真的太刺激了!”

  “万福玛丽!”

  (..net)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