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9书吧 > 昊天途 > 第一百七十五章黑鹰坠落

第一百七十五章黑鹰坠落

  在夜天绝异能控制的冰雪风暴中,卷起的冰雪在这个美丽的女子四周环绕,将她点缀的是如此般不可方物,她轻摇着美丽的容颜,眼角是四碎的泪光,哽咽道:岳,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展成这样?爸爸到底和你怎么样了?你们你能不能不要这样以死相博?你们可都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人呐。★

  张岳莫然的望着前方,一言未,身上黑色的火焰开始炽热无比的焚烧起来,像一蓬又一蓬的黑色火焰浪潮,將街道上停靠的悬空器燃烧成了一滩滩的银色铁水,將整个立交桥街道烧成了一片通红的琉璃。

  而此刻从远方看,埋伏起来的一架又一架银白色的机甲在这片大雪纷飞的城市夜景中,像银色的洪流,在灯光的反射下涌向了张岳,夜天绝二人。

  天空中翻起了黑压压一片的阴影,巨大的悬浮战机在天空不断低低的嗡鸣,蝗虫过境一般向着这里涌来,黝黑深径的炮管从那特等金属制造的机身中伸了出来,聚集着一团又一团白色的毁灭光束,强大的力量让空气中不断飘落的雪花都微微一滞。

  张岳望着汹涌而来,將四周的建筑物冲蹋,崩毁的机甲潮流,天空中聚集起的一道又一道白色的毁灭光束,放声大笑,那笑声中蕴含着无穷无尽的悲凉:

  号称星际星球作战王牌的死鹰部队,号称星际太空机战的飞龙部队,哈哈,到底还有谁?我这未来的岳父还真是看的起我张岳,连一条活路都不肯给。

  他黑色燃烧着火焰的眼眸望向了此刻的慕薇,眼中夹杂着一丝痛楚,一阵懊悔,隐约间透出一股让人莫名心悸的狂热。

  而在冰雪中的仙子望着那双直欲灼烧人灵魂的双眼,不知做错了什么,缓缓间低下了头,她的贝齿紧紧的咬住了自己的嘴唇,依稀间,有滴滴殷红的鲜血悄悄的滑落,滴在了飞卷在她四周的冰雪中,转眼间没有了痕迹,美丽的容颜间,尽是落寞。

  四周此刻尽是坍塌破败,不远出折断的高楼在冒着黑色的浓烟,不断扭曲的浓烟就这么缓缓间升上了高空,断裂了的立交桥横蹋陷落,砸在地面上,散落着无数细小的石子,雪花不断的飞舞着,

  ,將这座都城的繁华轻轻的埋葬,

  张岳的手中此刻黑色火焰烈烈而舞,一柄黑色的妖刀泛着诡异的通红握在了他的手中,黑色的光芒吞吐不定,一波又一波巨大的热浪以他为中心向着四周龙卷风的刮起,將四周的街道,商店,树木搅成畿粉,从天空纷纷洋洋洒落。??

  张岳的笑声带着苍凉直贯苍穹:

  兄弟们,今日张岳为你们报仇,你们黄泉路上,都要走好。

  他黑色的短舞动,手持着黑色的妖刀对着攻势压城的千万铁骑缓缓走去,黑色的妖刀拖在身后,在他走过的地上化出了一道长长的黑色划痕,火焰不断的在那道划痕上四散焚烧。

  他有若神魔的面容上一片沉寂,带着哀伤的声音在这雪夜中轻声低语:

  生死之间,多有可畏,然为我心所向,死又何惧?

  被困在夜天绝冰雪风暴中的小薇听着张岳苍凉的笑声,仙子般的脸庞一片雪白,她紧咬着自己的红唇望着此刻张岳缓缓前行的背影,心中蓦然一痛,听着张岳苍凉的笑声,她突然间明白了张岳方才所说的一切。

  原来,最委曲的,终究还是他啊.....

  只是,他会杀我吗?

  仙子般的容颜缓缓的不断的轻摇着,她不敢再往下去想了,因为这个问题的答案,仿佛她也不敢确定。

  只是那一人予予前行的身影看起来竟是如此的孤寂,让她的心中不断的扭曲着,疼痛着,此刻应该陪伴在他左右的不正因该是自己么?可是,这一切,为什么要他一人独自面对?

  黑色火焰开始熊熊炽热的燃烧,以张岳为中心,不断攀爬间游走道了四周的高楼,整座街道似乎都在黑色的火焰中燃烧了起来,面前的景物甚至出现了海市蜃楼一般的扭曲。■

  张岳身上的黑色羽衣在这熊熊燃烧的黑色火焰中,显出从未有过的狰狞亮丽。

  张岳身影闪动,乌光狰狞间向着无穷尽的机甲潮流杀了上去,黑色的妖刀的在他的手中开始极的变大,眨眼间化作了1o米之巨,在凄厉刺耳的呼啸声中,张岳控制着巨大的妖刀疯狂的劈砍,妖刀所至,无数银色机甲铁臂横堆,化作一滩又一滩银色的铁水。

  激光横舞,光刃四散,张岳就这么一柄刀,一个人,面对了这世间的冷酷与无情,黑色的妖刀横劈竖刺,或挡或格,溅起黑火无数,竟有焚天之势。

  夜天绝立在远方望着此刻狂的张岳,手中银白色的暴风雪扭动的更为剧烈,一道又一道冰棱从风雪间生了出来,抵在了慕薇白皙的颈口,只要情况一旦不利,立马以慕薇为要挟对象,逼迫夜天霜现身,当场斩杀。

  战机内一名操作人员目光紧紧的盯在了画面中那个挥舞着巨大黑色妖刀的男子,手心不断的冒着热汗,光脑电子键盘上沾满了他的汗水,他的手飞的打动着,不断的捕捉着下方男子的移动轨迹,额头上不断的冒出了斗大的汗滴。

  此刻对于下方在无数机甲重围间肆意冲杀,有若魔神一般的男子,带给他的,除了震撼,依旧是震撼,下方的男子此刻已经不能用人来形容了,如果说他是神,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相信。

  在数万机甲大军间肆意冲杀,一人一刀竟让天下跪服,那张扬四散的黑火,有若魔神般劈砍的攻击与力道,所造成的毁灭性的破坏,简直就是一件人形核武,让人心惊胆战。

  当真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最终锁定了张岳的他接过了同事递来的毛巾,擦了擦额头上不断渗出的汗水,果断的摁下了射按钮。

  嗖嗖嗖

  天空中出阵阵凄厉的尖啸,一道白色的毁灭光束像一头枭龙一般从天空中激射而下,对准了此刻在机甲重围中不断挥舞着黑色妖刀的张岳。

  张岳望着飞来的毁灭光柱,不退反进,睚眦欲裂间举起手中巨大的黑冥刀,对着巨大银白色亮丽的光柱怒斩而下。

  ,轰,

  地面开始裂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烟尘弥漫,让人看不清里面究竟生了什么,

  在战机内的操作元整个人摊坐在了靠椅上,从精神紧绷的状态间退了出来,轻松的望着此刻屏幕中的烟尘四散,他知道那道毁灭光柱命中了那名有若魔神般的男子,巨大的喜悦在他的心底不断的流淌,让他心花怒放。

  ,他把头转向了四周,听着周围同事庆贺的声音,嘴角微微的上翘,他知道,自己肩膀上又要多一条杠了,有了这条杠,以后就再也不用呆在这里了,他会被调往指挥总部进行深层次的培养,熬了整整十年,这种日子终于到头了。

  这时,他看到了四周同事庆贺的虚伪脸孔突然间变的恐慌,尖叫的望着屏幕,他怒斥道:慌什么慌我们现在是在天上,难不成他还能飞起来不成?

  而后他也转头望向了屏幕,紧接着他像是吞了一个秤砣的王八,眼睁的老大,整个人豁然站起,失声叫道:这怎么可能?

  只见一道白色的巨大毁灭光束居然从四散的烟尘中横斜着飞了出来,划破了天边的云层,尖锐刺耳的轰鸣中冲进了战机群,巨大白色的银光像烙铁捅入奶油一般洞穿了三架战机,余势不歇的搅碎了天边的云层,飞的没有了踪影。

  那三家战机冒着黑烟从空中坠落了下来,砸在了三座巨大的高楼上,出了轰鸣的爆炸,黑色的甲壳零落四散飞舞间碎射在街道上,战机上的操作人员直接被炸的粉身碎骨,连渣都没有留下。

  四散的烟尘中突然飞起了一道黑色的身影,黑影娇弱惊龙,直上青天,巨大的黑冥刀斩破苍穹,在星光点点的夜空中竟然有种让人膜拜的浩瀚威严。

  手举妖刀的男子面若神魔,在操作人员惊恐的尖叫中对着轰击毁灭光束的战机一斩而下,天空中传来隆隆的声响,极端毁灭光束肆意炸开,在漆黑的夜空中如许的耀眼,晃的人睁不开眼睛。

  张岳面色漠然,将手中的冥炎刀随手一丢,巨大的黑色刀身从天空中直直坠落,砸在了机甲狂潮的中央,瞬间卷起一阵血雨腥风。

  在张岳丢弃冥炎刀后,他的右手处凝聚成了一张十米之巨的黑色长弓,巨大都是弓身上雕刻着各色奇异的花纹,在最中央又一颗黑色的黝黑的珠子不断滴溜溜的转动着,弓槽口上带着血色的牙刃口,像是某种巨兽狰狞的牙齿,散着威压一切的浩瀚与沧桑。

  张岳左手颠弓,右手拉箭,一只黑色黝黑的巨大箭羽从这只诡异的长弓上浮现了出来,箭身通体乌黑,像一只墨色的雕龙,尖锐的划破空气,卷动着黑色的长长火焰尾巴,快若流星般咬向天空中不断嗡鸣的战机

  此刻的张岳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只无所不透的箭,冰冷间带着剥夺生命的冷酷与无情,目光所指处带着毁灭的空寂与虚无,坍塌与破灭。

  他拉箭的手丝毫不做停留,短短5分钟,拉出了1oo只黑色的羽箭,长达接近1o米的巨箭將整片天空暗黑的云层搅动的一阵破碎。

  纷纷下落的雪花,突然间停了

  紧接着,无数巨大爆炸的火光在夜空中极尽绚丽的绽放,而那一艘艘巨大的战机开始悲鸣着从空中坠落,黑暗的天际,在这座繁华的国度,下起了陨落的火色流星雨,破碎的残骸洒在了这座城市的各个角落,没有人会记起死去的人究竟是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