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9书吧 > 影视无限冒险之旅 > 第三百三十七章浪里花的春天

第三百三十七章浪里花的春天

  “公子,小心。”少女惊呼出声,她实在不忍心看着面前的浮世佳公子就这样死掉。

  就在浪里花一脸凶戾之气,打算把对方一刀斩首的时候,视线里突然出现了一道金光,刺得人眼睛都睁不开,死亡濒临的感觉前所未有的真实,他只来得及把弯刀挡在胸前。

  “锵。”

  金铁交击的声音,犹如利剑一般的金色光束轻而易举的就削断了浪里花的弯刀,趋势不减,透肩而过。

  被金色剑气贯穿的浪里花,随着力道,直接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少女脸上满是崇拜的神色,喃喃自语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凝指成剑,剑气伤人吗?”

  从地上狼狈爬起来的浪里花,脸上因为疼痛扭曲成了一团,一只手捂住自己流血不止的伤口,看着手里已经断成两截的弯刀,自己这把弯刀可是用精铁打造,竟然被对方的剑气轻松的就削断了,速度之快,他根本连闪避都来不及。

  看着那依旧在淡定喝酒吃肉的公子哥,浪里花已经冷汗直流,今天还真是踢到铁板了,想不到对方竟然是剑气凝实的高手。

  江湖中人能凝聚剑气的不在少数,但是能让剑气凝与指尖,用剑气隔空伤人的高手,那真是闻所未闻啊!

  刚刚对方让自己走,自己就应该识相离开的,现在可怎么办才好?浪里花已经心生退意,捂着左肩的伤口,悄悄向后挪动脚步。

  “我让你走了吗?”吴启哲背对着浪里花装逼的说道。

  浪里花吓得双腿发颤,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生怕面前的高手一个不顺心,在赏自己一道剑气吃。

  少女满是感激崇拜之色,这几日家中突遭大难,心情本来就压抑,在加上差点落入浪里花这个yin贼之手,要不是这位公子,此刻只怕,还谈什么报仇啊!

  吴启哲看着燕凌姣,微微一笑:“姑娘,这个yin贼你想怎么处理?”

  “啊?”燕凌姣指着自己的鼻尖:“公子是问我吗?”

  “当然,这个yin贼胆敢轻薄姑娘,自然要交给你处置。”吴启哲一脸正色道:“这样的yin贼你就是杀了他也不为过。”

  燕凌姣先是一喜,随即冷冷的看着浪里花,对于这个胆敢对自己口出狂言的采花大盗,她心里也是愤恨至极。

  “大侠,还有这位姑娘饶命啊!”浪里花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小人是猪油蒙了心,刚刚见这位姑娘生的漂亮,才出言轻薄了几句,绝对不敢有非分之想啊!”

  “你刚刚可不是这么说的!”燕凌姣冷冷的看着浪里花。

  “我该死,我嘴臭,我该打。”说着浪里花啪啪啪的就自己张嘴,没几下,嘴唇就已经肿的老高,像猪大肠一样。

  “你以后还敢祸害良家女子吗?”燕凌姣似乎心有不忍。

  “不敢了,在也不敢了,姑娘,还有这位大侠。”浪里花看着吴启哲的背影,一脸求饶的神色:“我发誓,从今以后我一定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公子,你看。”燕凌姣把目光投向吴启哲。

  吴启哲摇摇头,转过身,看着浪里花:“你真的能改过自新?”他实在是不能相信一个yin贼口中说出的话。

  “当然,我肯定能改过自新。”浪里花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一个头,一脸真挚的表情:“大侠这次饶我一命,恩同再造,我又岂能在做那伤天害理的事情。”心里却在想,我以后大不了躲得远远的就是了,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啊,但要我不去祸害女人,休想。

  “姑娘,你觉得呢?”吴启哲看着燕凌姣。

  “我看他应该是真心悔改,要不就这次就饶他一命,下次如果胆敢再犯,就一定取她性命。”燕凌姣思虑再三道。

  “他下次再犯,一个姑娘的清白就已经失去了,那个时候取他性命还有意义吗?”吴启哲问道。

  “这...”燕凌姣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是啊,一个姑娘都失去清白了,在来追究犯案人员,有意义吗?

  “不会,我绝对不会,我用我全家上下的性命单薄。”浪里花赌咒发誓道:“如果我今后再犯之前的错事,我就全家上下不得好死。”心中冷笑,我之前犯下的错事,可不止采花,至于家人,他就一个姐姐而已,这分钟谁还管她的死活。

  “公子,要不要绕他一回。”这个时代的人还是相当看重誓言的,燕凌姣虽然有些惋惜月满空的死,但真要她取人性命,却又下不了手。

  “你真心悔改?”吴启哲面露不屑,这样丧尽天良的人,誓言又有几分可信。

  “当然。”浪里花磕头如捣蒜,为了活命他也是豁出去了。

  “要我饶过你,不是不可以,但我想要你留下一样东西,不知道你肯不肯?”吴启哲已经有了主意。

  “当然,只要我有的,大侠经管拿去。”浪里花只想着保命,也没想对方话里还有什么歧义。

  “那好,这可是你说的。”吴启哲面露冷笑,下一秒剑气凝与指尖。

  燕凌姣只看到金芒一闪,就听到浪里花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随即便捂着裤dang,在地上打滚。

  看着地上的血迹,燕凌姣脸一红,已经知道这位公子让这个yin贼留下的东西是什么了。

  看着在地上疼的死去活来的浪里花吴启哲丝毫不觉得同情,冷声道:“未免你以后管不住自己,违背自己的誓言,我就帮你剔除烦恼根,不用谢我,你走吧!”

  浪里花点了身上几个穴道,止住了还在流的血液,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不敢抬头看吴启哲,因为此刻他心中的仇恨怨毒前所未有的高涨,他怕一抬头就被对方看到自己脸上难以掩饰的仇恨。

  对一个采花大盗来说,那个地方没了,不会有什么事情比这更让他痛苦的了,但浪里花还不敢发作,因为性命操与他手,但心里已经在想着日后一定要报复回来。

  低垂着脑袋,微微抱拳,转身离开了,他知道如果不离开,在这里丢了性命一切就都白费了,他必须留着性命报仇。

  (请大家多多支持,求订阅,求推荐票,求打赏,求收藏,求书评,谢谢大家,最新书友群:62208898,最后说句感言,订阅真的好可怜,来订阅正版真的就那么难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