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9书吧 > 快穿之据说我是白莲花? > 57|第二朵白莲花

57|第二朵白莲花

  怀情早就醒了,此刻正坐在床头,手中拿着书翻阅着呢,至于这书中的内容,怀情到底看进去多少,那就不好说了。怀情自醒来以后,注意力就基本全都放在沈华初身上了。

  怀情的心中存着一点点想要逗弄沈华初的想法,他恶趣味的想着沈华初醒来以后的反应,到底会不会记得昨晚的事情?如果记得话,华初又会如何掩盖昨晚的失态?

  就在怀情心中各种‘有趣’想法飞速闪过的时候,床上另一边熟睡着的沈华初动了动身体,怀情以为沈华初马上就要醒来,心中的想法顿时就飞速的选定了一个。

  可下一秒……

  沈华初拉着被子一缩一滚,这样做的结果很显然,怀情盖在腰部的被子全部被沈华初给卷走了。

  怀情:“……”没什么好说的了。

  坐起身,侧着头,怀情看着身边那隆起的一团被子,等了一会后,那团凸起动了动,紧接着从被子里面钻出了一个脑袋,那是沈华初,大概是被子里埋着太闷,所以探出头来呼口气。

  怀情直勾勾的看着。

  沈华初察觉了这道‘炙热’的视线,他想了想,勉力眯起了一条眼缝,用着模糊的视线在四周扫了扫,查探‘炙热’视线的来源,他见是怀情坐在床边看着自己,于是又闭上眼,过了好一会,才出声道:“早上好。”

  怀情勾起笑容:“嗯,早上好。”

  怀情的应声,没有让沈华初在开口在继续说什么,而是颇为不耐的卷着被子翻过身,用后脑勺来对着怀情,显然很嫌弃有人在大清早的打扰他睡觉。

  ……………………………………………………………………

  几分钟后,沈华初迷迷糊糊的大脑终于重启成功,他现在趴着的地方处于‘危险区’,大脑重启后沈华初表示受到了惊吓,他极力想要掀开被子,可一不小心自己却整个人连着被子一起滚下了床,花了几秒时间从被子里爬出,沈华初扒着床沿,瞪着床上一副优雅姿态的怀情,眼神活像见了鬼。

  怀情勾着笑,喊道:“华初。”

  沈华初:“……”你怎么在这?

  心中的问题几乎直接显示在了那张脸上。

  怀情好心情的笑笑:“华初昨晚叫我去接你,你喝醉了。”

  沈华初:“……”喝醉了?

  伸手抓着还有些难受的脑袋,沈华初点点头,好像是这样没错。

  “华初知不知道自己喝醉酒的时候,什么样子?”怀情问道。

  沈华初作为一个听话的乖宝宝,烟酒之类的,烟是完全不碰,而酒,沈华初长这么大多少也喝过几次,每次都是一小半杯,像昨天晚上那样喝,还是第一次,沈华初不喜欢酒的味道,所以基本也是不碰的。他从来都没有过自己喝醉得经历,倒是看别人喝醉的比较多,沈华初很明白有些人喝醉酒后会变成什么样。

  看着别人喝醉的时候,沈华初凑热闹,可是现在这到了他身上,简直无法想象,沈华初颤抖的点下头,心中祈祷着自己酒品能好点,可千万别做出太出格的事情。

  “华初你放心,你的酒品还算好。”怀情安慰道。

  听着这句话,沈华初松了口气,然而这口气还没松完,就又再次提起,他想起了怀情话中的‘还算好’三个字……这是什么意思?

  下一秒,沈华初有了答案,因为怀情开口了。

  “喝醉了的华初真可爱。”怀情看着,笑出声了。

  沈华初:“……”立刻懵逼,看着反应就知道绝对不会有多好。

  “真的。”怀情真诚无比的看着沈华初,他道:“华初拉着我的手一直不放,还往我怀里直钻,我一松手你就哭。”

  ……………………………………………………………………

  沈华初:“……”傻愣愣的看着怀情,目光无神,显然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实际上,他已经被怀情说的‘事实’给击溃了。

  【…………………………】看着沈华初脸上那裂了的表情,系统默默扭过身,它不知道该不该和宿主说出昨晚的真相,不过,系统有种感觉,如果它说出了真相,他的宿主一定会更崩溃的,更何况,怀情说的好像也对,华初昨晚的确是趴在怀情的怀里,一直拉着怀情的手,然后眼泪拼命的掉来着……想了想,系统决定自己还是闭嘴比较好。

  沈华初见到系统飘远,躲避自己的视线,无法读取系统内心纠结的他整个人都不好了,系统的反应在他眼里就是默认怀情说的话,现在系统这样,所以说……怀情说的,是真的咯?

  “昨晚的华初很可爱。”怀情认真的说道,他点点头,又继续开口道:“不过华初以后还是少喝酒,就算要喝也不要在人多的地方……”怀情真的是怕了沈华初喝醉酒后的反应,哭的没停歇的时候,当然,怀情不是觉得沈华初烦,虽然沈华初喝醉了酒品不好,但本质上沈华初还是个乖巧听话的少年,哭的过程中一直是不出声,光睁着眼睛盯着你看,一边看还一边掉眼泪。

  而怀情,在面对着沈华初这样表情的时候,实在招架不住,看的简直心疼的要死,却又没办法开口劝,他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华初就会哭的更厉害。

  “我……我知道了。”沈华初将脸埋进被子里,他有点无颜见人了。

  ……………………………………………………………………

  原本沈华初是决定在纳里维海岛好好玩一段时间在回去的,可是现在,他在纳里维海岛呆了没一个星期,就决定回去了,这一切都是……因为那次杀青宴,每次想到这里,沈华初就后悔死了!

  他现在和怀情相处的时候,总觉得不对劲,经常无意识的神游,然后就会想起怀情说的‘拉着手不放,往我怀里钻,一松手就哭’的话,顿时,再多的兴趣和热情都被这‘冷水’给扑灭了。

  沈华初只好打道回府,和怀情先避开再说!

  这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国,不用说怀情都能知道沈华初心中的想法,无非是因为他说的几句话而羞涩了,怀情心中很后悔,早知道华初会有这么个反应,他就不逗的太过了,现在好了,华初一看到他就会闪躲,现在更是直接想逃,以便减少和他的接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