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9书吧 >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 > 第九十章她是谁?

第九十章她是谁?

  “记得。”宇文皇后开口。

  “那……”年玉皱眉,欲言又止。

  宇文皇后看了她一眼,对于这个年家二小姐,她知道她得清河喜爱,又和逸儿走得极近,却没想到昨晚……竟是她一直保护着自己!

  若是寻常,她对年玉,只会看在清河长公主的面子上,表面客气,可此刻,经历了共患难,却让她在面对她的时候,卸下了许多东西。

  “不用避讳什么,有什么但说无妨。”宇文皇后开口。

  年玉犹豫半响,最终还是选择问出了心中的疑问,“那娘娘知道,是谁想对娘娘不利吗?”

  既然宇文皇后已经清醒,也记得昨晚发生的事情,那以她的精明,应该会有自己的判断。

  果然,年玉的话刚落,宇文皇后先前那平静的眸子里,一抹恨意晕染开来。

  “是她!是她!除了她,还会有谁?”宇文皇后咬牙切齿,“她想杀了我,没想到,她竟已经这么迫不及待。”

  她?

  “她是谁?”年玉继续追问。

  可宇文皇后却只有那片刻的激动,只是瞬间,就已经平静下来,年玉看到那眼里的平静,她知道,这个答案,宇文皇后不会给她。

  果然,宇文皇后一阵沉默。

  好半会儿之后,宇文皇后再次开口,“昨晚在这百兽园内发生的任何事情,你不许对任何人提起。”

  不许对任何人提起?

  饶是年玉也有些诧异,为何?分明是有人想谋害她,可她却不追究,甚至还在掩盖此事?

  这太不寻常,而这不寻常……是否又和宇文皇后口中的那个“她”有关?

  年玉的心里太多的疑问,可她是聪明的,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该说什么,尤其是在这一国之后面前!

  “是,娘娘,只是昨晚,枢密使大人也救了娘娘。”年玉朝宇文皇后福了福身,言下之意,昨晚发生的事情,她知道,楚倾也是知道。

  “楚倾……”宇文皇后眸子眯了眯,念着这个名字,那眼里的情绪,有些让人捉摸不透。

  楚倾回到山洞的时候,带回了一些野果,精明如他,察觉到宇文皇后已经恢复如常,却没有说什么。

  待休息了片刻,三人才出了山洞。

  到了昨晚和黑衣人缠斗的地方,那空地上却是一片空无。

  不仅是年玉,连楚倾都觉得诧异。

  昨晚,那十多个黑衣人分明就死在这里,可这里……怎么会什么也没有?

  “难道是他?”年玉口中喃喃,想到那逃走的人,单是凭着他一人之力,就可以带走那些尸体吗?

  空气中弥漫的焦糊味道,让年玉皱眉,走到一颗矮树前,伸手摸了摸上面的叶子。

  楚倾察觉到她的举动,也跟着上前,那树叶上,一层薄薄尘土,让二人心中的疑惑瞬间豁然开朗。

  二人对视一眼,一个视线交汇。

  “枢密使大人可去了茶馆听书?”年玉突然开口,没待楚倾回答,年玉继续道,“我听说,江湖上有一种药,只要身体沾了血,洒在血上,再受着烈日的炙烤,身体就会燃烧起来,却不会有火焰,最后化为灰烬……”

  而眼前这情形……

  二人心中都了然,毁尸灭迹吗?

  “你听说的倒挺多。”楚倾敛眉,已经习惯从年玉身上听到这些她本不该知道的事情。

  看来,是有人不想让人发现什么,暴露了蛛丝马迹,所以才烧了尸体么?

  半响,楚倾看了年玉一眼,“那你说,昨晚逃掉的那人,离开这里了吗?”

  年玉脑海中浮现出昨晚为首那黑衣人,望着那荆棘丛林的方向。

  要想离开这里,必须要通过那荆棘丛林,而如今,经过三拨人的进入,那荆棘丛林里的阵法,不知此刻已经升级到怎样的难度,就算那人是个擅长奇门遁甲的高手,只怕也难以走出去。

  就算是他走出了迷宫……

  年玉看了楚倾一眼,楚倾既然在这里,那么,此刻百兽园外,只怕是许有许多人候着吧。

  “我想,枢密使大人该操心的,是咱们能不能离开这里吧。”年玉意有所指,纵然是她,也没有把握能够再次走出迷宫,而楚倾呢?

  这个男人年少时有第一神童之称,想来也不会是浪得虚名。

  “走吧。”楚倾沉声开口,一行人,再次出发。

  此刻,百兽园。

  昨日,楚倾进了百兽园后,其他人也跟着走了进来,不过,他们却是不敢进荆棘丛林。

  荆棘丛林外。

  元德帝,清河长公主,几乎在这里守了一夜。

  随着时间的流逝,几人脸上的不安越发浓烈。

  “皇兄,这荆棘丛林,变幻莫测,纵然楚倾走得过,纵然是他已经找到了皇嫂和玉儿,要走回来,只怕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皇兄,清河请旨,将这荆棘丛林,烧了吧。”清河长公主的声音响起,经过一夜的折腾,此刻她早已疲累不已,就连声音,都透了几分虚弱。

  不知道这个时候玉儿……

  清河长公主自己也没想到,这个义女的失踪,竟这般牵动着她的心。

  “烧了?”元德帝眉心一皱,厉声吼道,“这是孝宁太后留下的东西,怎么能烧了?”

  元德帝这突然的情绪波动,让清河长公主皱眉,也跟着拔高了语调,“难道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皇嫂和玉儿他们几人困死在里面?那年发生了霁月的事,这荆棘丛林就早该烧了,而这百兽园,也早该毁了!”

  想到那年发生的事,清河长公主的脸色更是难看,眼底有什么东西凝聚,“你这般护着这个百兽园,当真是因为这是母后留下的东西吗?”

  元德帝身体一晃,好似被戳穿了什么一般,神色更是凌厉,“不是因为母后,又是因为什么?她虽不是朕的生母,可母后当年如何待朕的,朕丝毫也不敢忘,这里面有母后的心血,有母后的记忆,朕如何能毁了?”

  这兄妹二人的突然争吵,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屏住了呼吸,难掩震惊,谁都知道,元德帝和清河长公主,兄妹之间的感情甚好,却没想到,此刻竟是这般厉声相对。

  还是这般激烈!

  清河长公主看了自己皇兄一眼,心里轻笑,皇兄当真以为自己不知道他的心思吗?

  深吸了一口气,片刻,清河长公主似恢复了冷静,淡淡开口,“就算是因为母后,不愿她留下的东西如此毁了,可眼下,情况如此,便也不得不事急从权,宇文皇嫂是母后心仪的儿媳,又是东黎公主,她的安危有多重要,皇兄不知,我想母后在天之灵,也会思量,当年没了一个霁月公主,如今再没了一个宇文皇后……这百兽园,和一个皇后比起来,孰轻孰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