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9书吧 > 重修上一世 > 第三百七十二章【喧嚣】

第三百七十二章【喧嚣】

  ”但说无妨。“

  申屠轻飘飘地说道,却让袁来好惆怅。

  一大帐的修行高人都等着自己坦白从宽,这已经并不仅仅是唐静岩的针对了,唐静岩可能私下里很厌恶他,也乐于没事给他点教训,但是袁来相信他之所以闹出这一出终究还是为了聚集所有宗门的压力,共同逼问出申屠沃甲召唤自己的真相。

  装聋作哑是不可以的,因为他没有装聋作哑的本钱,不像人家申屠沃甲,不想说,也没人敢逼着说,只能通过自己侧面敲打。

  没人敢拿申屠怎样,自己却只是个略有名声的虾米,背后没有宗门势力支持,就没人真放在眼里。

  要是硬着头皮不说就必然会得罪这一帮的大人物,他目前还远没有与之抗衡的能力,一下子拉这么多仇恨,实在不明智。

  要是但说无妨呢?一来这帮子高人不可能领自己情,但好歹也不会有啥矛盾,但二来申屠沃甲这边估计就要看他不顺眼了。

  人微势轻,在两强之间就只能受夹板气。

  袁来想了想,偷偷向与修行者们对坐的另一侧看去,那里坐着的都是属于申屠沃甲一方的势力,他轻轻一望,便在人群中看到关西。

  关西的脸色肃穆,神态复杂。

  袁来没有多在他脸上停留,而是继续看去,五道强大气息中的一道也坐在这边,按照袁来所想,那位低眉不语的道人恐怕极有可能是寒山清流的宗主,作为坐拥青州的大宗门,虽非西北之地,但显然与申屠沃甲纠葛颇深。

  这一侧的人他认识的太少,最后终于还是在看到韩擒虎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韩擒虎面无表情地坐在位中,见他望来,便与袁来对视,在半息之内他轻轻地,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

  这种小动作袁来觉得并不能瞒住很多人,但这没关系,反正他只需要一个暗示就可以。

  韩擒虎既然摇头了,也就说明申屠沃甲的“但说无妨”四个字果然是扯淡的。

  “真的很麻烦啊。”袁来心中暗道,头微微扬起,思考对策。

  给他的时间有限,在沉默中已经有许多人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终于,就在唐静岩忍不住要当众催促之时,袁来开口了。

  “我,的确是有事找申屠大将军。”袁来故意地长叹了一口气,在所有人的瞩目下露出戚容。

  “其实,也许有的前辈已经知道了,有的还不知,最开始发现草原上的那个东西并报告给西北军的人就是我。”袁来坦白道。

  这个消息显然并非所有人都知晓,听他说出来,霎时间不少人都露出讶异和关注的神色,便是西北阵营中的很多人也皆是如此。

  看来对于这件事,无论是韩擒虎还是申屠都在有意隐瞒。

  “是你发现的?”一人吃惊道,随后也提起了兴趣。

  “是。”袁来点头,然后便在众目睽睽下开始讲述那个他已经说了很多次的故事,从自己来西北参加扫荡军到小野被抢走,这些都不是啥秘密,有心人想打听根本瞒不住,他也干脆毫无隐瞒地说出来,只不过在言语间将古城废墟的传送阵一事掩去,只说他在追逐中遭到了壁障的阻拦。

  在他叙述的过程中,韩擒虎以及主位上的申屠两人皆是眯起了眼睛,尤其是韩擒虎,更是似乎……有些紧张。

  不过,在听到袁来隐去传送阵的时候,申屠沃甲眼角的肌肉便松弛下来,韩擒虎眼中的寒光也变得温和起来。

  韩擒虎端起酒樽,微微沾唇。

  “还算明智。”他默默对那滔滔不绝的少年评价道。

  袁来自然不知道韩擒虎的评价,只默默收了尾,总结道:“我不知道’世界‘是什么,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如何进去的,总之,在当日我察觉到小野被绑架进去,我试图轰开壁障但根本无法做到,只能向天门关报告。”

  “我闭关结束后,听闻有多位四境大宗师已经抵达这里,想来破开壁障指日可待,心中担心小野的安危,所以请求关叔带我来此求见申屠将军,想着能尽早救人回来,就是这样了。”

  袁来平静地说完,心中暗叹。

  既然你们都要我说些什么,那干脆就将这件事说出来吧,虽然申屠沃甲早暗示自己不要抱着希望,但他还是选择将自己的要求说出来。

  算不上硬气,说的甚至有点窝囊,因为他的力量实在太小,而议事堂中的每一个人都要比他强大。

  袁来不喜欢这种感觉,非常不喜欢。

  但是他不是真的孩子,他不能因为自己心里不舒服就甩脸色装硬气闭口不言,只能在已有的条件下应对难关并且试探下这些人的反应。

  他很有信心,自己的这个回答肯定能暂时转移人们的注意力,因为他的话里有很关键的一点……

  “你说……已经有人进去了?”屠苏猛地握住滚烫茶杯,问道,声音有些大,显出内心的不平静。

  不平静的不只是他,其他比屠苏反应更大的有很多。

  “你确信那个人进入了壁障?”一位长老大声喝问。

  袁来平静地先看向老熟人屠院长,说:“是的,而且不只一个人。”

  他又看向那喝问的长老,平淡地回应道:“我确信,我追了三天三夜,小野身上有我的神识烙印,方向不可能错!”

  数道凌厉的目光盯着袁来的眼,似乎想看出他是否在说谎,在这些强大人物的共同力量下,说谎的人心神必然会不稳露出破绽,但是袁来只是平静以对。

  因为他本来说的便是真话。

  小野和那个女子的确进入了壁障之内,他虽非亲眼所见,但几乎可以肯定。

  议事堂中顿时议论纷纷。

  在座的人除了几位对此早有所知的,和养气功夫极好的人物之外,皆是变了颜色。

  此时,甚至已经没有人去要深究袁来所说的事是否便是与申屠密会的所有,因为袁来刚才说出来的消息实在是太过重要。

  甚至,比袁来自己预料的还要更加重要很多。

  “这消息你怎么不早说出来!”袁来望去,便看到一个高大僧人喝道。

  他略微回想了下,想起来这人似乎是临江时候栖光院的带队人物,法号红印,当初似乎随着缘木一同离开,不想这次也又跟了过来。

  对红印僧人的喝问,袁来先是心中一惊,心道这些人反应怎么这样大,但表面只是平淡地看了眼西北军一方,说:“我在闭关。”

  他的这一眼所有人都看在眼中,在座都是聪明人,立即知道此事西北军肯定知晓,只不过一直在隐瞒。

  而西北军一侧的人皆是露出无辜的模样,更有几个不屑伪装的干脆就是冷冰冰一张脸,摆明了就是不告诉你们,如何?

  这个结果略微出乎袁来的意料,但整体偏差不大,在早些时候,他便向关西旁敲侧击问过,关于小野是否有消息,关西的回答则耐人寻味,大概的意思是似乎小野的事根本无人关心。

  当时袁来就觉察出了不对劲,据他从申屠处听来的说法,一旦进入“世界”中的人悟性惊人,掌握了世界本物,那么那“世界”也就有了主人,按说小野和绑架她的女子一同进入了那“世界”肯定是一种大大的威胁,难道这些人都不怕胜利果实被窃取么?

  不怕还没等自家人进去,“世界”就被别人纳入怀中么?

  袁来换位思考,假如自己是这些大人物,肯定不可能对小野的事毫无重视,所以他大胆猜测,关于小野的事情申屠极有可能也在隐瞒着。

  这种隐瞒是暂时性的,在壁障打开前后肯定会说出来,但多瞒一时便多了一分优势,袁来既然这样猜测,在刚才便生出了将此事公之于众的想法。

  这样一来,可能会让申屠沃甲不喜,但是袁来也顾不得许多,这件事说出来想必定然会加速破解壁障的速度,而且,他特意强调了小野与自己的关系,还有神识,便是试图以此获得进入“世界”的机会。

  如今,效果出乎意料地好,早有人进入壁障之内这个消息顿时将本来平静的议事大帐拖入喧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