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9书吧 > 麒麟巫师 > 第49章 凤凰社

第49章 凤凰社

  照片看起啦已经泛黄了,上面的人物已经有些看不清楚。不知道谁把这个照片交给的哈利,谢安一直用各种理由借口不把这个照片还给哈利。如今当事人再次看到了这张照片,怎么能不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卢平沉默的看着照片,陷入了深深的回忆当中,谢安往壁炉里面添了一些木材,让炉火燃烧的更加旺盛。

  “你想知道什么,安德鲁?”长时间的沉默之后,卢平教授低沉的声音说道。显然,这张照片留给他的可不光是美好的回忆。

  “在问你问题之前,我想先告诉你这张照片的来历。”谢安面色平静的把哈利·波特之前如何得到这张照片的,简单的告诉了卢平。卢平皱起了眉头,谢安说的越多,卢平看起来神色越疑惑。

  “这不对,凤凰社不是一个公开的组织,这些照片也不是轻易能得到的,据我所知,只有那些真正加入凤凰社的人才能得到这张合影。不幸的是,这张合影当中的许多人已经...”卢平回答道。

  “那么有没有可能是邓布利多校长,或者其他教授?霍格沃兹里面的许多教授看起来也是凤凰社的成员。”谢安疑惑的问道。

  “你这样推测有问题,邓布利多校长曾经禁止巫师擅自接近哈利,不然你以为那些崇拜的哈利的人为什么很少知道哈利的下落。霍格沃兹的教授严格执行了这个措施,除非必要,他们不会区别对待哈利。如果真有人希望哈利了解他的父母战斗的那段岁月,那么直接把照片交给哈利,才是他该做的。”卢平教授拿出了魔杖,轻轻在照片上滑动了起来。

  “照片我已经检查了好多遍,没有什么现。本来我想把这件事情交给邓布利多校长,但是看起来校长那段时间很忙碌,如今到了这个时候,或许该把这张照片交给他。”谢安平静的说道。

  “一些奇特的巫师签名,需要特定的咒语才能显现,凤凰社的许多暗号都是用的这个原理,我看看能不能让这张照片显示出来,你等下。”卢平教授缓慢的用魔杖在照片上移动着,仿佛在引导照片上的一条易断的水流,几分钟后,一个奇特的符号出现在照片的背面:是个包含老鹰等元素的家徽!

  “这是隆巴顿家族的家徽!这张照片属于弗兰克和艾丽斯!怎么会这样!”卢平教授充满惊讶的说道,完全不敢相信手里的照片的来历。

  “我不明白,教授,你在说什么?”谢安疑惑的问道。谢安对隆巴顿这个姓氏的了解仅限于词语本身,就如同摩根,韦斯莱或者其它姓氏一样,对谢安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卢平教授脸色看起来更加难看了,熊熊燃烧在壁炉的炉火好像被没有带给他多少温暖,卢平教授已经坐直了身子,全身心的盯住了这张照片。

  “你不明白,安德鲁,你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如果再加上这张照片是交给哈利·波特的,事情只会变得更加复杂,我不得不怀疑,这其中真的有什么阴谋!我觉得我应该立刻把这件事情报告给邓布利多校长。”卢平脸色严肃的看着安德鲁和佩内洛,佩内洛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卢平教授,她完全没想到卢平教授会对一张照片如此紧张,她也看过这张照片,但是并没有想到什么。

  “可是教授,照片我也看过,您能告诉我为什么,呃,您觉得这张照片很重要吗?”佩内洛不解的问道。

  “拍完这张照片不久之后,隆巴顿夫妇就被抓走了!后来他们被解救出来之后,他们随身的东西里面少了这张照片,当时凤凰社是秘密组织,照片的丢失,让大家都很紧张,害怕是食死徒会按照照片攻击照片上的人,尽管当时形势已经有了很大变化,邓布利多还是很慎重的寻找了这张照片...”卢平教授脸色难看的对佩内洛说道,这相当是一张机密的名单。

  “也许只是和哈利一个宿舍的纳威·隆巴顿交给哈利的?或许出事之前隆巴顿夫妻把这张照片留在了家里。”谢安平静的问道。

  “不,我想纳威·隆巴顿不会把怎么重要的东西交给别人,这是隆巴顿夫妇留在这个世界最珍贵的影像,那个时候,纳威才刚刚出生,我还记得隆巴顿夫妇的高兴的样子。”卢平教授声音低沉的说道。

  “那么,你是怀疑,这张照片其实那些折磨隆巴顿夫妻的人,交给哈利的?”谢安往前倾了倾身体,看着卢平教授问道。

  “现在还不能确定,但是不排除这种可能。”卢平教授用魔杖点了点自己的腿,好让它好受些。

  “那么这两位呢?前排的这两位真的是哈利的父母吗?”谢安指了指照片上看起来也很幸福的另外一对夫妻,低声的问道。

  卢平教授脸上痛苦的表情一闪而过,看着照片上,互相深情凝望的夫妻,他们眼睛中此时都充满了幸福希望,卢平声音低沉的说道:“波特提议大家一起照了这张照片,为了庆祝两个古老家族都诞生了新的继承人,凤凰社有了新的成员。当时的形势很严峻,即使邓布利多校长都不能保证一定能击败食死徒组织。两个男孩的出生,带来的不但是喜悦,还给我们注入了无穷的力量。凤凰社的成员知道两个孩子相隔一天平安出生之后,都情不自禁的高兴起来。你知道,安德鲁,那种压抑很久之后忽然看见一丝美好的感觉,他们两个前后出生,如同阳光中的凤凰涅槃般带给了我们最真实的希望。”

  “结果...”卢平声音低沉了下去,谢安看到教授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教授,哈利·波特成功的击败了神秘人,不是吗?你们努力的目标和希望,最终变成了现实,我想那些人也会为此而高兴的。”谢安动情的说道,一边的佩内洛低声抽泣起来。

  原来凤凰社是这样一个组织,为了这个国家巫师世界的未来,他们无私的奉献了一切,甚至包括生命。多年的抗击食死徒的历程,为巫师的独立、麻瓜的解放,凤凰社成员失去了生命,被折磨直疯。这好像很熟悉...

  每个地方都有这样的人,为了保卫美好,为了创造未来,付出了一切。

  “你说的对,安德鲁,波特曾经对我说过,说我不适合当格兰芬多的级长,尽管我心不坏,但是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领头狮子,他说我不够炽热,不够乐观自信,我想他说的是对的。”卢平教授悲伤陷入了对过去的回忆,声音更加低沉的说道。

  “教授,您和您的同伴获得了所有人敬意,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都永远是无数巫师心中一座永不磨灭的记忆,永远是鼓舞我们不懈奋斗、自强不息的榜样,即使到了现在,我相信许多人还是以您这样的人为榜样,为了保护美好的未来,默默的战斗着。”谢安无比郑重的说道。

  卢平教授惊讶的看着安德鲁·李,不知道他为什么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佩内洛把泪珠擦了擦,也一脸迷茫的看着谢安。

  谢安又询问了几个照片上的细节,卢平教授都一一作了回答,现卢平教授确实很累之后,谢安礼貌的和卢平教授做了告辞。

  “安德鲁,你刚才说的那些是什么意思,听起来像是魔法部长的演说稿。”回去的路上,佩内洛好奇的问道。

  “只是为了那些牺牲的人有感而罢了,如果没有他们,我们说不定现在还被食死徒统治着。”谢安平静的说道。

  “可是击败神秘人的不是哈利·波特吗?”佩内洛不解的问道。

  谢安微微的笑了笑,没有回答。

  从卢平教授那里得到的答案让谢安更加不安,结合血人巴罗的警告,谢安几乎可以肯定,霍格沃兹漏洞百出,各种安全隐患不断,此时依然认为躲在学校就能逃过打击,实在是太天真了。确定这点之后,谢安不由的有些失落,毕竟这个地方看起来就是整个英国巫师世界最安全的地方。如果连这里都充满了阴谋和危险,那么还能期待其它地方好到哪里去?

  接下来的几天里,谢安和伯爵大人交换着消息,为了秋的安全,谢安也尽量不和他腻在一起。谢安再次陷入了悲观和绝望的旅途中不可自拔,这样下去,不用摄魂怪袭击,他觉得自己也再也快乐不起来了。

  上完最后一堂魔药课之后,谢安强迫自己来到图书馆,认真学习。紧跟而来的卢娜好奇的盯着谢安看了好大一会儿,确定谢安是在盯着一页书努力的辨认着上面的咒语,而不是睡觉,才把自己的蛋白石项链放到桌子上,和谢安面对面坐了下来。

  “安德鲁,你最近看起来无精打采极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卢娜用她原本的声音问道。

  谢安从那副看起来很治愈的把毛虫变成蝴蝶的变形书上太起头来,看了卢娜一眼,声音低微的嘟囔了一句。

  “你说什么?”卢娜没有听清楚,安德鲁声音太小了。

  “不,没什么,我只是昨天没睡好。”真的睡的很差,压抑的末日记忆,把谢安搞得苦不堪言。

  “中午和晚上都没有看到你去吃饭,秋也好几天没和你在一起了,你到底怎么了?安德鲁,你看起来脸色很差。”卢娜关心的问道。

  “不,没什么,我只是...我说不上来,我想可能是我最近有些过分紧张了吧。”谢安感觉自己似乎又开始周期性的被绝望吞噬着生命。

  “哦,安德鲁,你在这里,我找你好久了!”赫敏抱着很多的书籍,从图书馆的另一边走了过来。

  谢安抬头看了赫敏一眼,没有说什么。

  “安德鲁,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我想只有你才能做到这件事情。你愿意帮我吗?”赫敏坐在了安德鲁的对面,卢娜的旁边。

  谢安点了点头,低声的说道:“在我想到解决事情的办法之前,我可以帮助你。”

  “什么意思?你已经知道我什么事情需要你帮忙了?”赫敏有些惊讶的问道。

  “不,没有,我是说,我这段时间也不太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所以,换一种说法,我很闲,可以帮你。”谢安无奈的说道。

  “哼,无病呻吟,你们这些有钱人的子弟,就知道装作一副很忧郁的样子,其实不知道有多傻。”赫敏毫不客气的批评道。

  “你说的对,赫敏,那你需要我帮你做什么?”谢安不以为然的回答道。

  “关于霍格莫德的事情,你上次答应我的....”赫敏才说了一个开头,图书馆的前面出一声噗通的声音,学生们都看向图书馆的前面。

  平斯夫人已经走了过去,一个学生惊呼道:“金妮·韦斯莱,是格兰芬多的金妮·韦斯莱!她好像晕倒了!”

  赫敏急忙从座位上起来,急急忙忙的往前面去了。卢娜和谢安依然坐在位置上,卢娜把自己的蛋白石项链变成奇怪的钟表,正在摆弄的着自己的新表。谢安看了一眼之后,继续低头看着自己的蝴蝶和毛毛虫。

  喧闹了一阵之后,金妮被众人送去了医院,赫敏也陪着去了。谢安看了半天的毛毛虫,心中忽然响起了一种很熟悉的旋律: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oh~here,have,a11,the,f1oers,gone...

  或许自己确实太做作了,谢安不由的想到,如果死亡就在面前,你还有时间,回忆你的一生吗,谢安自嘲的笑了笑。和卢娜打了一个招呼,谢安忽然想去外面看看星星。

  城堡很安静,天色完全暗了下来,所有的照明用的篝火都点燃了,城堡里面各种雕像盔甲在篝火的映照下,投射出诡异扭曲的影子。走廊上偶尔有高年级学生聚在一起聊着天,谢安缓缓的走向占星课的教室,那里在霍格沃兹的城堡的高处,十分安静,十分沉默。

  转过一条走廊,谢安看见一个小东西急的朝着自己飞奔过来,短小的翅膀不断拍打着,还出呱呱的奇怪叫声。

  谢安蹲下来,奇怪的看着不停的用喙啄着自己袍子的渡渡鸟,把自己神出鬼没的宠物抱在了怀里。“你怎么了?看起来很害怕。”谢安拍了拍渡渡鸟的头,渡渡鸟整瑟瑟抖着,把自己的头埋在谢安的怀里,不敢朝着走廊的另一端看。

  谢安警惕的拿出了扶桑木法杖,看向走廊的另一头,然后,谢安看到一双巨大的黄色眼睛,再然后,他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变轻了。

  (..net)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