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9书吧 > 众阁道遗 > 第158章 泉益堂

第158章 泉益堂

  “对口的工作?干啥?坏事我可不干啊!”我望着老屈那张和善的脸庞,一时间又觉得这位刚认的老哥哥一下子又变的神秘了起来,甚至有些怀疑他是不是干的传销啥的东西。

  “想嘛呢你,我之前不是说过吗,我知道这儿附近有家医馆,他们那儿现在正却一个保安,我看你不正好挺合适的吗,那儿待遇也不错,你要不嫌跌份儿的话,正好可以去试试!”老屈挑着眉毛说道。

  “保安?”嘿你还真别说,这玩意确实跟我的学的挺对口的,不过我明明可以去当警察,现在却要去应聘一个保安,说实话这是不是有些二百五了啊!

  不过老屈说的确实也没错,当这种小地方的保安,那的确是闲的要命,别说没人闹事了,就算有人来我也有完全不虚的资本,但要真让我去当了吧,又总感觉对不起自己在警校里面呆了这好几年,始终是亏得慌!

  所以我犹豫了下还是没立即答应下来,只是边喝着茶边说道:“老哥你还是容我考虑一下吧,当保安我倒没啥意见,但我爸要是知道了,非得扇死我不可……”

  “行,多大点事!”老屈摆了摆手。

  我还在东想西想的时候,四五道菜就跟流水线一般被紧跟着端了上来,好家伙那叫一个香啊,虽然没我从小吃惯了的辣椒,但一样馋的我口水直流。

  老屈用筷子指着最中间那碟道:“来,尝尝这个,周哥儿家的私房菜,人自创的爆三样,其它地方想吃可都没处寻去!”

  “爆三样?爆啥啊都?”这道菜上面沾满了鲜亮的酱,除了虾仁外,我几乎认不出里面还放有啥乐,但那个诱人的鲜味儿确实实实在在的。

  “往常的爆三样常用的是里脊肉片、鲜猪腰子,还有一个猪肝儿或是肚条都行,讲究一个脆嫩、饱汁,味道是层次分明的,咬一口是一个味儿,嚼一嚼又是另一个味儿,让你吃上一辈子也不厌!”

  “周哥儿其实也是按老法子做的,不过他改了些配菜,用的全是咱本地的新鲜水产,这虾仁、这海参,全是人一早去市场买的新鲜货,向你这种刚来天津的,能第一顿就能吃到这么地道的天津味儿算是运气记好了!”老屈边说着也不跟我客气,夹起一小段海参就放进了碗里,然后就着粒粒分明还冒着白起的大米饭就赶下肚了一大口。

  这下子我也忍不住了,跟着夹起一个大虾仁,在老屈的示意下连壳都不剥整个塞进了嘴里,那炸到刚好脆啵啵的虾壳迸裂时,上面裹满的酱汁同时溅射到我整个味蕾之上,然后再是虾肉那紧致的扣弹肉感,整个混淆在一起,简直是一种精神上难得的享受。

  我立马眯着眼睛摇着头对老屈竖了竖大拇指,同时也跟着赶下一口米饭,一股豁然开朗的满足感顿时传遍全身,舒泰的我甚至想大叫一声好,不过顾忌到这里是公众场合,终究还是没有付诸于行动。

  当然,这一桌子菜也不止爆三样让我为之惊艳,还有一道素什锦同样让我眼前一亮,本来我看着它青青黄黄的没什么兴趣。

  但老屈告诉我这是道养生菜,因为他年纪也不小了,才特意点的一道,我最好也试试,算是尝个鲜吧。

  我这才夹了一筷子,没想到居然还发现了个新大陆,清淡中居然还有这种美味,看来津味儿还真是名不虚传!

  十来分钟时间,这一大桌菜几乎就被我俩给吃了个七七八八,不过绝大部分都是我吃的,老屈更多的时候都是在旁边一边品茶,一边笑眯眯地看着我。

  终于,我心满意足的放下了手中的碗筷,然后再极舒畅的又喝下一大口已经放凉了的茶,那个惬意简直就不谈了。

  老屈也放下手中的筷子看向我道:“虎子,如何?”

  “那是真没话说!”我急忙又竖起了大拇指,然后嘿嘿笑道:“老屈,以后你必须得去四川玩玩,我也得带你去尝尝啥叫正宗川菜!”

  “免了、免了,我年纪也不小了,不想到处折腾了,再说了川菜这东西天津也不缺,而且你们那儿的菜确实也太辣了,对我们这些口味的人来说,那是吃不惯,也是吃不消的!”老屈笑着摆手道。

  然后他又说道:“那保安那事儿,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保安……”我眉头一皱,连着吧唧了几下嘴,这才点头道:“行!不过我也不敢保证能干多久,但是是绝对长不了的,毕竟这儿里西安也太远了些,就算是先挣点生活费吧!”

  其实我还有一个主要原因没说出来,今天我来天津吃的每一样东西感觉都特别合胃口,这儿的美食这么多,既然都阴差阳错到了,那我不如干脆一次性都解决了再走也不迟。

  反正我身上钱也不多少了,问我爸要他肯定会怀疑,而且正如老屈所说的,我西安人生地不熟的,工作肯定没有他介绍的好找、靠谱。

  这样一比较起来,在这儿带一段时间,确实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嗨!这不就对了吗!”老屈一拍大腿站了起来,然后对服务员招手喊道:“算账嘞!”

  我愣神道:“咱这就是要去了吗?”

  “那可不是!你不是老坦儿,也不面嫩,有个啥好怕的,今儿个的事儿今儿办,早定下来省得记挂着麻烦!”老屈边掏出钱包边笑道。

  这顿饭吃的我是心满意足的,而且也不算贵,拢共算下来也就一百五左右,不愧是老屈常来的地方,果然是实惠。

  我出了店门后,一路跟着老屈身后又走了好一会儿,知道脸上沁满了汗珠,这才忍不住用手往身上挥了挥凉风道:“我说老屈,你那医馆到底在哪儿啊,咱们可走了不少路了!”

  “你慌嘛?恁不就是嘛!”老屈回头笑道,然后往身前一指。

  我注目往前一瞧,立马被大路上右手边两头大石狮子吸引了注意,它俩中间两扇内开的大门上还少有的悬着一块招牌,大大的写着‘泉益堂’三个字,想来应该就是老屈口中所说的医馆了。

  我立马来了兴趣,脚下也不由快了几分,倏然间两人已经行至门口,我停在门外不停的四处打量着,毕竟像这么正式而且还如此气派的中医馆,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看得出这家医馆应该也有些年份了,深黑色的木雕、留有青痕的台阶,处处都透着一股岁月的味道,就如同恒哥的酒楼一般,让人只是远远的看一眼,就忍不住心生好感,有一种一窥究竟的冲动。

  “大江东去,波澜何壮阔,后浪自古推前浪,阆苑春回,楼宇好巍峨,奇葩从今伴仙葩!”我轻颂着大门旁的对联道。

  老屈从我身后两步赶来,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快进去吧,这儿有什么好看的,以后整个大门都归你管,到那时候再看也不迟啊!”

  嘿!还真把我当看大门的了,我有些无可奈何摸了摸鼻子,但反正都上了贼船了,也只好跟着老屈跨进了大门。

  (..net)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